標籤: 破網追兇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破網追兇》-第八十九章:吞金獸鑒賞

破網追兇
小說推薦破網追兇破网追凶
“是….韦晓莲是我杀的,因为我真的很害怕当年318的事情暴露,这种心里上得折磨就像是一个无限扩大的虫洞,不断蚕食着我的生活。”贾歆荣不再盛气凌人,她继续说道。
“本来韩荣瑞死了我还是很开心的,终于可以把这个安在身边的定时炸弹挖掉了,这几年为了安抚这颗炸弹,我和白杰消耗了不少钱,没想到这颗炸弹却自己爆了,这本来是好事儿,可是没想到却牵出了318的案子,要知道318案子一直是我心头的刺,拔不出来,越刺越深。”贾歆荣认命似的说着。
所以为了掩饰318案子,我们买通了黄勇和杨千仞,黄勇当时参与调查318案子,很多时候毁灭证据比较方便,同时现在利用黄勇给你们施压,主要是想让韩荣瑞的案子快点结,不给重查318案子的机会,可是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向着相反的方向发展。
318案子还有一个关键的人物就是当时作案的韦风,韦风做完案子就像人间蒸发了似的,任凭我们怎么找也找不到,他拿到钱就消失了,直到那天在警局与韦晓莲见面,我们才知道,原来韦风一直没走,就在我们身边,还做了变性手术,成了韩荣瑞的媳妇儿。
夫人每天都在線打臉
事情似乎向着越来越失控的方向发展,而318案子这根刺却在我的心里越刺越深,我要想办法把这颗刺拔掉。
“其实你早就想好要让白杰当你的替死鬼了,对吗?自从你决定要杀掉韦晓莲那一时刻起,你已经决定将所有的罪名都推到白杰身上,一个甘愿为你赴汤蹈火的男人。”宋铭怀打断了贾歆荣。
贾昕荣没有回答继续说道。
“白杰从16岁开始跟我,那时候他还是孤儿院里的一个小男孩儿,但是聪明才智却已经表露无遗,仅仅16岁的他就帮助孤儿院年事已高的院长打理孤儿院的所有事情。”贾昕荣回忆起刚见到白杰的时候。
“高高瘦瘦,斯斯文文的男孩子。我那时候便注意到了他。开始资助他上学,接着更让他进到我公司做事。”贾昕荣说到这里,笑了笑。
“白杰对你唯命是从?你们是什么关系。”于伟反问。
“一开始我更像是他的妈妈,照顾他,白杰虽然聪明,但是也体弱多病,尤其是有先天性心脏病,还记得有一次因为这个病,他差点就离开这个世界了,但是我从多方渠道找到了可以移植的心脏,白杰才活了下来,自此以后,白杰对于我除了感激还有依赖,这种关系就像是亲人。”贾歆荣继续说道。
“仅仅如此吗?”宋铭怀感觉这种感情似乎不足以让一个人付出生命。
直到我发现我老公有外遇,白杰怕我难受日夜陪着我,接着我们就走到了一起,一直到现在。白杰这孩子不错。贾昕荣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
不料屋漏偏逢连夜雨,王富进监狱的时候只字未提昕荣快递公司,所以我们除了安抚他的家人,还打通了监狱里的人,让他提早放了出来,并且干回了老本行。
本来白杰是不同意的,可是我觉得做生不如做熟,白杰也没有再反驳,后来就出事了,要是当初听白杰的话,有可能后面的事儿也不会发生,这就是天意。
白杰的事情暴露后,白杰把所有的罪行都缆在了自己的身上,当然还有杀死韦晓莲的事儿,只是我们忽略了一件事情,就是韩荣瑞的死,最后竟然让案子迟迟结束不了。
所以我去监狱见了白杰一次,白杰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他什么话没说,最后临走的时候只是看着我微微一笑,那抹笑就像是我初见他时的笑容,纯洁无害,是我害了他。
我已经承受不了这种精神上得折磨了,每天我都再担心318案子暴露,而如今韦风和韩荣瑞走的那么近,韩荣瑞握在手里的证据我们却没有拿到,如果这个证据被交给了韦风,那么一个定时炸弹被引爆,另一个又重新安装,我真的受不了了…..
况且警察现在一直咬着这个案子不放,我真的很害怕警察真的查到韦风身上,那么一切都完了…..
贾歆荣用整个手掌揉搓着自己的头,可以看出来她确实很焦虑。
我想了几个晚上,还是决定一不做二不休,把这些知道318案子人全部除掉。
我找人查到了韦风的电话号码,之后把当年案发现场的一张有她背影的照片传给了他,并借着把当年交易的资料还给他的借口把他叫到家里。
王妃出逃中 小说
從契約精靈開始
一开始韦风是不感来的,还问我韩荣瑞是不是我们杀死的,为了打消他的疑虑,我伪造了案发当天我们不在宣城的照片,他消除了一半的疑虑,接着我把地址传给他,还答应给他一大笔钱,并且让他保证拿完钱后再也不出现在宣城,但是必须要白纸黑字写下来。
在巨大的金钱诱惑面前,韦风还是撞着胆子来到了我家,就在签完合约后,等他去拿桌子上那张卡的时候,我从兜里掏出提前准备好的手套和绳子,趁他不注意的时候,从后面勒住了他的脖子。
等他停止挣扎瘫软在地上后,我看见他的眼睛一直再盯着我,脸上的表情狰狞而恐怖,嘴角不停的抽搐着,我甚至感觉他在一点点的向我移动,家里安静的可怕,我当时很害怕,所以就拿起家里的烟灰缸疯狂的向她的脸砸去,也许就是这个时候戒指不见了吧。
砸完之后,我瘫坐在地上,我连忙给白杰打电话,白杰到了后,什么话也没说就走了出去,再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他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袋子,袋子里有一个硅胶娃娃,白杰将硅胶娃娃从后背小心翼翼的剪开,然后将尸体放了进去。
接着给娃娃穿上新买的衣服,我们两个把娃娃放在塑料兜里,接着趁着没人的时候运到外面,再由白杰将尸体运出去,我负责打扫家里的血迹。
具体后面尸体是怎么被运到垃圾场我就不知道了。
“你为什么要杀死沈娆和宋铭志?”宋铭怀继续问。
“宋铭志当初一直再查我公司,而且查到了一些核心的事情,你们也知道的,包括涉黄和涉黑,我们曾经也暗示过宋铭志,比如金钱和权力,但是宋铭志都不为所动,直到有一次他看见沈娆后。”贾歆荣继续说道。
沈娆长得是男人喜欢的类型,宋铭志也不例外,我们就想像威胁李毅一样威胁宋铭志,可是没想到沈娆这小姑娘说不干就不干了最后还说要离开公司,后面两人甚至来往越来越密切,我们害怕沈娆把公司的事情都告诉宋铭志,更害怕宋铭志咬着公司不放,干脆就彻底将两人除掉。
我们利用宋铭志对沈娆的好感,利用沈娆的软肋徐熙昭让沈娆约宋铭志在我们定好的酒店见面,还答应沈娆这是最后一次,只要拍好视频可以威胁宋铭志后就会给沈娆一大笔钱,不然徐熙昭不会有好日子过的,并且会将她以前的一些视频发给徐熙昭。
沈娆再坚强也只不过是个女孩子,她心动了,应该是很向往摆脱这里的生活。
接着沈娆把宋铭怀约到酒店,按照计划两人发生了关系,接着早就在屋内的韦风出来杀死两个人,再利用李瑞逃离现场,形成一个密室杀人案,把杀人的罪名嫁祸给屋子里的唯一男性宋铭志。
警官我说的都已经说了……
我….我这样能不能轻判…..
从机修兵逆袭到上将
贾歆荣后面似乎还想为自己争取一下,只要我能出去,我给你们这个…….
女人伸出了五个手指,一个人至少伍佰个。
宋铭怀看着眼前这个为了自保把自己的男朋友亲自送到监狱的人,又认为金钱可以左右一切的女人不经感到可悲。
钱可以改变一切吗?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吗?
但是在宋铭怀认为,钱买不到亲情,买不到感情,一个人除了有钱,却什么都没有,没有感情,没有责任,没有道德,那么,这个人还能算是人吗?
这种人更像是一只吞金兽,他的灵魂是空虚的,称不上人。
“带下去吧……”于伟叫来外面守着的人,把贾歆荣带了下去,临走时,贾歆荣还在不停的说着一些,放了我,我有钱的话,甚至在路过白杰的牢房时连看都不看一眼。
而把这头看外面的白杰看到贾歆荣连看自己都不看一眼后,默默的退回到模板床上,他将腿架在床上,摘下眼镜,头靠在墙上,自嘲的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