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新婚夜,挺着孕肚嫁首富被親哭了

都市小說 新婚夜,挺着孕肚嫁首富被親哭了 ptt-第一百八十一章會議室上的針對分享

新婚夜,挺着孕肚嫁首富被親哭了
小說推薦新婚夜,挺着孕肚嫁首富被親哭了新婚夜,挺着孕肚嫁首富被亲哭了
不过,就在阮汐以为婆婆会因为霍姚姚责备她时,却见她一把推开霍姚姚,直接以命令式口吻,“去,给你老妈也倒杯水,伺候你爷爷一上午,我口都渴了!”
先见少年症候群
这话一出,霍姚姚都惊呆了。
蓝薔薇 公主的重生革命记
什么?老妈居然让她倒水?!
阮汐先是惊讶,随即意味深长的笑了,很明白,婆婆这是在支持她的想法呢。
[新约]魔法少女织莉子~Sadness Prayer~
霍姚姚努着嘴巴,“妈,不是有佣人吗?你叫佣人倒水给你喝不行吗?”
谈月霜:“不行,就要叫你倒!”
霍姚姚:“行啊,微信转账,五十块钱!”
冷枭的专属宝贝
谈月霜一听,肺差点气炸了,差点一巴掌扇了霍姚姚那张嘚瑟的脸,“去你的,我可是你妈,让你倒杯水,你还管我要钱?”
霍姚姚哼道,“妈,谁让你断我零花钱的,我不得自己把零花钱赚啊!”
谈月霜眼睛眯了眯,原来是为了零花钱,“行,你给我倒水,我微信转给你五十块钱。”
把这臭丫头生养那么大,都没有喝过她主动递来的一杯水呢。
真是白生养了。
霍姚姚见谈月霜同意转账,只能闷闷不乐的给她倒水了。
谈月霜则笑眯眯的来到阮汐身边坐,“乖儿媳妇,真有你的,平时这丫头,别说给人倒水了,连她自己都懒得给自己倒水喝,就知道使唤佣人,说也说不听,都不知道怎么治,幸好有你。”
阮汐勾了一下唇,“马斯洛需求的五个层次理论,最底层的一个层次就是生理需要,也就是我们生活的基本条件,食物和水,只有满足了这最基本的生存条件,才能继续维持生命,而姚姚目前最缺的,就是零花钱,吃喝用都需要花钱,为了满足她的基本生理需求,她当然得需要努力赚钱,实现自我的生存能力。”
谈月霜点点头,看向阮汐的眼神里满是赞赏,“你说的没有错。”
霍姚姚皱眉,“什么马斯洛需求理论,什么生理需求,生存能力?你们能不能说我能听得懂的话啊?”
明明每个字她都认识,但是组合起来就是听不懂。
阮汐叹口气,“马斯洛是一个人名,美国著名心里学家,因为他提出了自己的一套需求理论,所以被后人称为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明白?”
谈月霜白了霍姚姚一眼,“让你好好读书,好好学习,你就是不听,现在啥也不懂,尴尬吗?”
霍姚姚:“……”
“也就是我对你纵容,让你越来越无法无天,你瞧瞧别人家的孩子,哪个像你这样的?”
谈月霜心想,要不是霍姚姚父亲在姚姚八岁多的时候意外去世,她郁郁寡欢了很久,才对霍姚姚疏于管教。
再加上霍姚姚年纪轻轻,就失去了父亲,心理难免出了点问题,她这个做母亲的,没有及时发现,及时疏导,才让霍姚姚越长越歪。
她有一定责任啊。
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及时止损,把这颗歪瓜扭正回来。
霍姚姚看到谈月霜脸色浮现明显的悲伤,不说话,只是默默的把水端给她,眼底划过一丝明显的黯然。
如果父亲,还在就好了……
阮汐虽然不明白她们内心在想什么,但是敏感如她,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没有再继续吭声。
婆媳姑嫂坐在沙发上电视剧,吃吃喝喝,倒也是过得惬意。
…………
霍靳寒去到了公司,不忘记给阮汐发信息。
【阮阮,我到公司了。】
【阮阮,记得起床吃早餐。】
【老婆,中午加班,我不回去吃饭了,午饭也记得要吃。】
但是消息如同石沉大海。
以至于霍靳寒坐在会议室里开会,都有些心不在焉。
高层之一见霍靳寒眼神有些失焦,忍不住问,“霍总,霍总?!”
次元法典 小說
霍靳寒回神,视线淡淡的撇过去,“什么事?”
那个高层问,“霍总,霍副总已经拿下了城南那块地皮,但是他打算独占那块地皮,不给公司投资建设一个商业中心,那我们要把商业中心建在哪里?”
霍靳寒闻言,看了一眼霍涛。
霍涛双手抱臂,神气的看向霍靳寒,“霍总,你可是答应我,只要我出钱买下城南这块地皮,就交给我使用权的!”
而且只要打赌输了,霍靳寒还要倒贴几百亿给他,想想就爽!
思此,霍涛脸上笑得很欢了。
高层们的脸色都变了,纷纷劝诫。
“霍副总,当初我们开会的时候可是决定了的,买下白家城南那块地皮给公司用,你不能为了一己私利,独吞啊!”
“对阿对啊,为了公司大局考虑比较重要啊!”
“当初都商量好了,我们策划部已经做好了规划,现在说不用就不用,那前期花费功夫,不就是白费了吗?”
霍涛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这你们问你们总裁吧,反正这是他同意的,我可没有逼他!”
“霍总,霍总你说说话啊!”
“总裁,快点劝劝副总裁吧,他疯了,你不能陪他疯啊!”
霍靳寒眼皮掀了掀,清冷如寒潭的眼神倾泻而出,含着淡淡的威压。
那些刚刚还大声嚷嚷的高层们,纷纷止住了声音。
霍靳寒修长如玉的手指点了点桌面,漫不经心的开腔,“这件事,我自有我的考量。”
“总裁,什么考量?!”
“是啊?就算用不了城南这块地,总有其他代替的地皮吧?”
霍靳寒忽然开口,“城西那块皮,你们觉得怎么样?”
城西的地皮?!
众高层傻眼了。
“总裁,城西那块贫瘠皮,寸草不生,荒无人烟,鸟不拉屎的,怎么适合盖商业区?您这不是在说笑吗?”
“对啊对啊,目前城南区才是建造商业中心点了最佳地皮,而且即将被政府划分为商业开发区,我们要是在哪里建造商业中心,还能获得政府政策扶持呢!”
霍涛幸灾乐祸道,“别说了,你们霍总才不管这么多呢,他心里可没有公司,他现在心心念念的,只有他的新婚妻子,为了他的新婚妻子,买下城西的地皮送给她,甚至还为了她在那地方建造一个商业中心区,摆明了要坑你们,也就是你们人傻钱多,才会被坑!”
霍涛说的话虽然难听,但是落在高层耳朵里,却有了几分计较跟怀疑。
毕竟霍总跟霍副总是一家人,肯定比他们这些外人还熟悉彼此吧?!
就在众人忍不住想要质问霍靳寒这是怎么回事时,霍靳寒的手机突然响了。
他低头,看向屏幕闪烁的通讯备注人时,眸光闪了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