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我帶病嬌男主在懸疑世界玩驚悚

精品都市言情 我帶病嬌男主在懸疑世界玩驚悚笔趣-第七十六章救人上熱搜相伴

我帶病嬌男主在懸疑世界玩驚悚
小說推薦我帶病嬌男主在懸疑世界玩驚悚我带病娇男主在悬疑世界玩惊悚
男人骂骂咧咧地喊了好久,不停地挣扎扭动,想要从她的手里挣开。
乔落心中烦闷,但手上的力气没有松,咬牙切齿地拉他,势必要把他拉上来。
男人喊了一会儿,突然就没了声音,乔落得到片刻的宁静,以为男人是妥协了。
她快要把他救上来时,听到男人喊出救命,她脑子一晃,腰上被锋利的刀扎了一刀。
这一刀扎下去,她的手松了一瞬,重新抓住男人的时候,又是最开始的姿势。
相当于之前做的都打了水漂。
乔落的手紧紧抓住男人瘦弱的脚踝,缓慢扭过头,穿着医生服的男人立在她的一旁,手里拿着一把沾血的水果刀。
他的脸色又青又苍白,绝对不是活人。
血迅速淌出,洇染了她的衣服。
乔落不敢松手,幸好她警慎了一下,要不然男人就是牺牲品。
男人之所以会那么做,是因为他被鬼控制,不然她想不出来其他理由。
使力会导致血液加速流动,并且她不知道那个鬼医生什么时候还会再落下一刀。
就算死亡将彼此分开
乔落疼的难受,意识也越来越迷糊,手上的力度稍稍一松后又紧紧握住,男人害怕的哭喊。
吸血鬼图书馆
“别松手,求求你救救我,我不想死。”
这样耗下去不是办法,可她现在把自己逼入了前有狼后有虎的绝境,不知道如何示好。
楼下不知何时聚集了人,都抬头看着他们。
恍惚间乔落听到了小白的声音,手上的重力一轻,侧头的时候对上小白担忧的目光,她松口气,彻底失去了意识。
乔落失血过多,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入夜。
小白坐在床边守着她,她一动,小白就紧张地握住她的手,“姐姐,还疼不疼?”
神魔天煞
乔落摇摇头,“不疼。”
她尿急,起身时腰腹一用力,牵扯到伤口哀嚎了一声,小白手足无措地扶着她。
乔落立马解释:“没事。”
小白大致懂乔落要做什么,搀扶着往医院的卫生间走去。
上完厕所,她问道:“那个男人怎么样?”
那个男人是她拿命救下来的人,要是死了,那她这一刀白挨。
说起那个男人,小白冷下脸。
要不是他,乔落怎么会粗心大意让自己受伤。
小白带着情绪地说道:“他没事,姐姐,你知不知道,保护好自己才能救别人。”她顿了顿:“姐姐今天可是出名了,好不容易才把门口的记者遣散。”
乔落哄了两句,略弓起身子,“我怎么出名了?”
莫不是她救个人就上热搜了吧?
事实证明,还真是。
无限复制 夜阑
乔落因为医院救人这件事彻底火了。
在夸赞她的时候,还配有一段视频,是那个男人接受采访的视频。
他无比感激地夸赞乔落的善举,还说自己伤了她,她也不计前嫌。
富贵险中求,这么一闹,她的和善坚韧人设肯定是塑造好了。
乔落点进直播的软件,果不其然,她的那些粉丝都在咨询她有没有事。
她拍了个视频证明自己没什么事,放下手机询问小白:“我妈怎么样了?”
“阿姨手术很成功,现在还没有醒。”
“那就好,要是她知道我今天做的事情,她怕是要活活气死。”
乔落躺了很久,没什么睡意,小白很少睡觉,担心乔落也没有睡意。
闲的无聊,乔落随便找个电影电影打发时间,小白自觉地爬上床,躺在一旁跟她一起看电影。
而另一边,夜黑月亮,今夜的风都在叫嚣着冷酷。
陆裴易站在今天发生过意外的天台上,匀净的指尖夹着一根烟,缓缓吞云吐雾。
他似乎才忙完,身上穿着裁剪得体的西服,脸上的疲惫遮都遮不住。
他喟叹,面前的男人跪在地上,俯首称臣的姿势哆嗦着,显然他是害怕极了。
陆裴易捻息指尖的烟,听到乔落受伤的那一刻,他差点直接进游戏,杀了伤害她的人。
也不知道游戏是怎么安排的,之前的苏海良想要强行占有乔落,现在又来一个修为一般的鬼想要伤害她。
陆裴易凭空拿出一把水果刀模样的刀丢在男人的面前,语气冷淡:“自己来吧。”
游戏规则他会遵守,至于钻字眼那是另一回事。
神工 小说
医生跪在地上,强大的气压把他压的喘不过气,但还是不忘求饶:“大人,我不知道她是你的人,我再也不会了。”
“自己动手。”陆裴易毫无耐心,语气冷若冰霜。
男人心知再求没有用,犹豫地握起地上的刀。面前站着的男人他惹不起,要是听他的话,或许还有一条活路,要是不听,他肯定会杀了他。
他颤颤巍巍地朝着自己的腹部落下去,刀尖没入他的腹部,灼烧感通过腹部蔓延至全身。
男人剧烈的挣扎起来,不出十秒就化为一阵烟消失在天台上。
游戏不让他杀非自己游戏世界的NPC,那就让他自己动手杀了自己。
游戏怎么玩他不管,他只要他未来的妻子平平安安。

乔落得知母亲醒了之后,换身衣服马不停蹄地去到她的病房,确定她确实没什么大事之后,这才安心。
乔母拉着乔落聊天,聊了好久才放她离开。
乔落来游戏应该也有十天了吧?活过了十天,但依旧没有凶手任何提示,游戏到底是怎么想?
可是凶手的事她急也没有用,这人海茫茫,她要是靠着自己的感觉就把凶手找到,那才离谱。
身上这一刀扎的挺深,当时她都有一种肾被扎穿了的感觉。
她现在对小白的身世一无所知,也找不到那个杀害养老院的男人。
这条支线,或许就会这样没了。
乔落潜意识中,小白是很相信她,至于为什么她什么不愿意说,可能是过往太沉重,不想让乔落对她产生同情之类的情感。
乔母应该会好起来,乔落回到自己的病房,小白不知道去哪里了,她去见乔母的时候,她就出去了。
乔落坐下来不久,病房的门被推开,她以为是小白回来了,张开嘴刚喊出小白,看清楚进来的人是谁之后戛然而止 。
“程瑾!”乔落激动地下床,动作太大扯到伤口,她疼的一阵呜呼,脚下一软,往前跌去,程瑾眼疾手快地扶住她。
“我在,别急,才多久没见?”程瑾把她扶到病床上,问她怎么回事后,她的一番解释,她骂了她几句。
乔落连连求饶保证没有下次,程瑾才说道:“那天你来找我,我看到了,但是不知道秦卿做了什么,你看不到我,我怎么喊你也听不到。”
程瑾在那里没有离开,她猜不透秦卿想干什么,明明他们都不是这个单元的玩家和NPC,为什么非要呆在这里。
乔落握住她的手,“那你怎么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