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愛在海市蜃樓那一邊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愛在海市蜃樓那一邊 愛下-第35章 毫不害羞的小公主相伴

愛在海市蜃樓那一邊
小說推薦愛在海市蜃樓那一邊爱在海市蜃楼那一边
“给我用铜斑蛇导弹炸翻他们的小汽艇!”舰队指挥官恼羞成怒。
“啊,长官,那是我们国家的财产哪,部队只有三枚。这么小的汽艇用得上一枚价值不菲的导弹吗?”参谋长在一旁直皱眉。即使打中,什么也不会留下。
“不要了,我他娘的什么都不要了,我要自卫队的面子,否则我无法向上面交代。”这才是指挥官真实的想法,得不到就毁掉他。
“嗖——”一枚“铜斑蛇导弹”冲天而起,朝着汽艇飞速地冲过去,导弹是使用光纤制导的,紧紧追着汽艇,风驰电掣,比汽艇快多了,操作手死死地盯着汽艇的顶棚,目标越来越近。指挥官眼角露出满意的笑容,不住地点头:“真他娘的棒。”。
“不好,我们被导弹盯住了,这下是在劫难逃啊。准备弃船吧,你先做好准备。”陆星头也不回对海尼娜说。海尼娜也是神情紧张,脸上流汗。那导弹就像是一条巨龙朝着他们张开了血盆大口,后面拖着长长的尾焰。
他们从雷达里看着飞速逼近的导弹,满身大汗淋漓。无论怎么操作也不可能避过导弹。
“离开这里,我们立即跳海逃命。”陆星叫着。
他们这时懊悔不跌,为什么要去救水上警察,这些是忘恩负义的人,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跳海逃命,不是还有蓝彩儿接应吗?
千钧一发之际,忽然从海里喷出了一道水柱,直扑向那条导弹,导弹操作手正盯着屏幕,忽然荧屏上全是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清。导弹上带着电视寻地器,遇水最麻烦,什么都短路了,什么也看不见了。
“报告长官,他们使用了干扰设备,导弹失去了目标。”操作手向长官报告。
那导弹在失去目标后,一头栽向了水面,“轰——”地一声发出惊天动地的爆炸,爆炸的气浪把一些顺路的渔船险些掀翻了,舰桥上全是水,好些渔船的汽艇的雷达都失去了作用。
“给我连射几枚导弹,我就不相信这么多导弹对付不了这艘小艇。”海警的指挥官看得 清清楚楚,哪是什么干扰设备,那是水里喷出来的水柱,将导弹击落了。
两艘军舰也下了血本了,接二连三地发射导弹,好像导弹不用花钱似的。
奇观出现了,海里竟然接二连三地喷出多道水柱,将那些导弹统统击中,把它们击落进海里,爆炸声此起彼伏,周围的顺路的渔船和汽艇还以为这是开战了,纷纷做鸟兽散。
有的慌不择路,冲着海警指挥舰就猛扑过来,因为过于迅猛,动作操作幅度太大,汽艇划着弧线,贴着海警指挥舰刮过去,险些撞得舰毁人亡,吓得那些养尊处优的警察们发出阵阵的惊呼声和嚎叫声。
“嘎啦嘎啦”两船摩擦时发出阵阵尖利的响声,火星在交界处四射。军舰皮糙肉厚,也被刮出深深的痕迹,那艘汽艇则被给刮得蒙皮脱落,驾驶舱都被挂烂了半边,前半身简直成了裸奔,“呼——”地一下钻进了海里。
“娘的,给我先救人,救人,停止追击。”指挥官呼呼地喘着粗气,眼睛里红丝迸现,脸色铁青。这下怎么和上峰交代呢?他满头大汗。
按理确实不能追了,再追只会造成更多的悲剧。这次行动失败了。
还是参谋长及时向他提出了建议,“长官,我们虽然因为阻拦太多,追击不便,但我们还有直升机中队没有动用啊,可以命令他们继续追击。”
侯門醫女,庶手馭夫 小說
“哦,对啊,我险些忘记这茬了,赶紧接通直升机中队队长,命令他们务必击沉这艘形如鬼魅的汽艇。”指挥官像抓着最后一根稻草似的,抓住参谋长的胳膊大喊,太用力了,参谋长疼的龇牙咧嘴。
太阳雨级军舰上面配备了两架直升机,不过上面没有配备导弹,只有机枪。因为导弹保养很费钱,和平时期根本用不上。
只见两架直升机呼啸着腾空而起,冲着那艘狂奔的汽艇冲过去,可是冲到汽艇头顶上时,却发现汽艇渐渐地慢了下来,汽艇好像油料用光了,无人驾驶,只是慢慢随着惯性滑行。
飞机驾驶员操纵者直升机超低空掠海飞行,试图看清上面的情况,冷不防海里再次射出两股水箭,直接命中直升机,这一幕让指挥官完全蒙了,怎么回事?
那两架直升机的驾驶员猝不及防,惨叫声中,驾驶员拼命想要拉起直升机,可是两架直升机的螺旋桨都被掀掉了,飞机自由落体,“碰碰”两声撞在海面上,直升机驾驶员和上面的军人也落进了海里,呼天抢地挣扎。
海警指挥官懊恼极了,这次行动说是抓捕人鱼的同伴,结果什么也没有抓住,还损失了这么多舰船,甚至是直升机,抓捕成了不断地海上搜救。这下回去如何交代?
陆星和左梦蓝确实不在汽艇上,那他们到了哪里去了呢?
陆星和海尼娜这时正坐在一个大气泡里,人首鱼身的蓝采儿笑嘻嘻地望着他们:“对不起,用这种方式请你们作客,得罪了,还请别见怪。”
陆星和左梦蓝踩着钟立阳老人赠送的特殊的鞋子,即使落在海里,也沉不到海底去,这也使得他们无法通过海水藏身,仅凭双腿是跑不过现代化的军舰的,更别说汽艇了。
蓝采儿一直在他们附近关注着逃亡之路,当导弹来袭时,她指挥着射手鱼向着导弹发出水柱,将来袭的导弹前后击落,救了陆星他们。
蓝采儿非常惊奇陆星和左梦蓝的绝技,竟然可以踏波而行,甚至躺在海面上也不沉下去。她更觉得这两个年轻人不简单,当那条大海蛇,她的舅妈被陆星用手雷炸得脑袋四分五裂,她也有一些难过,不过很快就释然了。
大海蛇不去招惹陆星他们,不去伤害那些海警,陆星就不会对她痛下杀手了。
左梦蓝呵呵笑道:“是你们及时出手救了我们,哪里谈得上责怪,感谢还来不及。这位妹妹,我叫左梦蓝,是地下王国的。这男孩叫陆星,真正的地球人。”
水泡载着他们像升降梯一样渐渐地滑进海底,蓝采儿微笑着:“你们两个都是胆魄超人的好人,你们为了救护这些海警,结果却招到他们的围捕。这些人都是忘恩负义的,这也是我们庞迪斯科家族不愿意与人类来往的原因。人类是邪恶的,不讲信用的。”说这话,她不由得望望听得很认真的陆星,脸上一红。
你真的好白痴可爱到不行
“你这位小哥的举动却让我对你们人类有了新的看法,真正的人类就应该是讲道德的,虽然几千年前,我们祖先离开了陆地,但我们还是希望和人类结成朋友,毕竟我们同根同源,都生活在这星球上。我们应该和平共处,友好相处。”
陆星听她的话,也觉得脸红,人类的自私给这些人鱼留下了不好的印象,这是人类的耻辱,那么其他星球上的高等生物也会有同样的想法。如果大家发生了战争,恐怕地球上的海洋和天空将不是人类所有了。
“你们可以试着去和人类接触啊,你会发现,还是有很多善良的人。”陆星喃喃道。
“你呆着吧,书呆子气。我们哪敢和你们多接触啊,你们人类都有两副心思,当面一套,背面一套,人前正人君子,人后卑鄙无耻。也就是你们说的都有善性和恶性。谁知道你们心里真正想的是什么呢?”蓝采儿竖起眉毛喝道。
“不不不,我不是的,我只有一副心思。”陆星连忙辩白。
宜 成語
“你还是少年,还不成熟,人都会变的,当你长大起来,心思就不会这么单纯了。不过我更看重你为了不相识的人,能够奋不顾身,无惧生死,这很让我们佩服,真正的人就应该是这样的。”
蓝采儿不说话时还像一个娇小温柔的少女,一旦发怒,就像是疾声厉色,滔滔不绝,脸色铁青,看着有些骇人,陆星看着觉得头皮隐隐有些发麻。
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 猪头的老公
陆星不敢多看,几次转过脸去。左梦蓝也觉得心惊肉跳,地下城堡的人和地球人长得差不多,她就和董婉儿很像,看着蓝采儿这严厉的面孔,也时时扭转脸。
“你们看我很严厉是吗?呵呵,我是我们兰蒂斯古国的世袭公主。所以我颐指气使惯了,你们习惯就好。”哇,蓝采儿说这话,一点不脸红,两个少年却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这要是女强人,我还是少见为妙。
蓝采儿忽然抬手从脸上摘下一副面具,面具下面竟然真是一副绝世清纯动人的美少女。牙齿雪白,肌肤胜雪,睫毛长长,明眸善睐。尤其是那小嘴红通通的,好像涂了蔻丹,唇若含朱,的确是绝世美女胚子。
“咦——你怎么戴着这副面具啊?这多好看。”左梦蓝说着,忍不住伸手轻轻抚摸蓝采儿的脸颊,光滑细腻,犹如剥了皮的鸡蛋,光洁照人。
“我带着的是我们的呼吸面具,会随着体温改变颜色。当我们升上海面时,祖先血统使得我们还是不能顺利呼吸,就像你们潜水员戴着的氧气罩,我们在海里已经生活了很久,早已习惯在海里呼吸,升到海面上反而有些不适应,觉得憋闷,呼吸不顺。”蓝采儿轻轻拨开左梦蓝的手。
“不知你们设计面罩为什么要设计出这么恐怖。”陆星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不设计的好看些的,这么恐怖是谁想出来的。
“这有什么,你们设计的防化呼吸器不也是猪鼻子吗,难道你们觉得好看?”蓝采儿笑着:“要不然丹麦作家安徒生先生笔下的小人鱼怎么会获得王子的爱慕,那副面孔恐怕早就把他吓跑了。”
“我也可以摸摸你的脸吗?”陆星红着脸问道,他也觉得很好奇。
“哟,你这人真敢说,怎么得寸进尺啊。左梦蓝可以,是因为我们同为女性,你是男性,你这轻浮的举动不是调戏美少女吗?”蓝采儿笑着瞪大了眼睛,不过眼神里好像在鼓励他。
“我我我,得啦,左梦蓝替我摸了,我还是恪守本分算了。我可不想背上‘色狼’的骂名。”陆星红着脸非常尴尬,手足无措。
“你不知道,在我们国家,伸手去摸异性的脸,那是爱人之间的举动,就像你们的亲吻。除非是想向对方求婚,我父母见到了,准会责怪我的,因为我竟然为他们找来一个人类当女婿,这是不得了的事。难道你想向我求婚吗?咯咯咯”蓝采儿大笑起来。
陆星也笑了,他根本没有想过结婚,对女孩子有好感那是生理走向成熟的表现,可是谈婚论嫁,那是多大的事,自己还是中国的特种兵,站如松,坐如钟。哪有这种心思。整天和左梦蓝在一起,也没有那种心思,左梦蓝像男孩子的性格,陆星只把她当做兄弟。现在这小美人鱼竟然谈到向她求婚,陆星肚子都快笑爆了。
看蓝彩儿一本正经,陆星的心又紧缩起来,这不是拉郎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