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快穿之炮灰逆襲:師兄追妻忙

笔下生花的小說 快穿之炮灰逆襲:師兄追妻忙-第十九章 美人在懷

快穿之炮灰逆襲:師兄追妻忙
小說推薦快穿之炮灰逆襲:師兄追妻忙快穿之炮灰逆袭:师兄追妻忙
“不要这么凶。”叶轻舟顺势,反抱着南宫胤的腰,还不忘在他挺翘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这轻轻的一下,却是直接拍散了南宫胤心中的那一团怒火,连同他已经到了嘴边的话,也一并给拍地霎时溃不成军。
南宫胤脊背僵直地戳在了叶轻舟跟前,跟一条冬天房檐上的冰溜儿似的,耳根却红成了一抹烟霞。
叶轻舟抿唇浅笑,转向跪了一屋子的宫女太监,柔声道:“这里没你们什么事情了,都出去吧。”
地上跪着的一群人闻言,竟比领了当今皇帝的圣旨,还要更显虔诚几分,他们立即朝上首叩了一个头,便齐齐退了出去。
问者v1
“坐下吧。”叶轻舟觉得仰头看着面前高大男人久了,脖子有些酸,便不再委屈自己,而是选择指使对方。
同一屋檐下
肩宽腿长的南宫胤,全无了在朝堂之上指点江山的气魄,竟如那委屈巴巴的小媳妇儿一般,安静地坐到了床榻旁的脚踏上。
奶爸的田园生活 我喝大麦茶
“坐到床上来。”叶轻舟见他这般模样,心中总忍不住怀疑,自己刚才是否对他做了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轻舟……”南宫胤连带着那厚重的墨狐大氅一起,将叶轻舟紧紧抱在了怀中,“对不起。”
叶轻舟听着他这没有头没脑的道歉,等了一会儿,却没听到下文,这才抬手在她滚烫的手背上轻轻拍了拍,提醒道:“你若是再不松手,可就得把道歉改为临终道别了。”
南宫胤闻言,立即松手,还一脸紧张地过来检查着叶轻舟的情况,半晌,才反应过来刚才那只是一个玩笑,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轻舟,我现在就下一道懿旨,将后宫的那些女人们,都送出宫去。”这些日子以来,时常会有太监向他汇报,每次但凡郑婕妤过来,叶轻舟都会有意支走宫女,以及开窗通风。
轻舟身子单薄,这样数九寒天的,万一冻坏了她,那可如何了得。
因为,南宫胤觉得,与其让自家的轻舟不舒服,倒不如直接清理掉那群多事的女人。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叶轻舟将身上的墨狐大氅打开,将那个一直坐在自己身前挡风的男人,也一并裹在了里面。
就如他珍视自己那般。
“不过,后宫的妃嫔,多数都跟你前朝的那些肱股之臣,有着诸多联系;即便是在这皇宫之中,为她们颐养天年,你也不差那点儿银子。”
叶轻舟声音温柔,看向自己双手掌心的目光,却带着一点儿冰冷,“更何况,我这双沾满了血债的手,也未必能比她们干净。”
“轻舟……”南宫胤听闻她说这些,很是心疼。
叶轻舟却是直接将自己柔软馨香的唇瓣,贴到了男人滚烫的嘴唇上,将他口中余下的言语,也一并吞没。
南宫胤再度哑然,耳根处尚未消散的那一片红晕,此时更是直接晕染到了脖颈与脸颊上。
“再说了,这天寒地冻的,有个人主动上来送吃的,又帮我解闷,也不算什么坏事。”叶轻舟看着面前男人还想反驳,便继续在他唇边,轻啄了一口,堵住了对方剩下的话。
“放心,如果哪一天,我不能自保的时候,一定会第一时间向……”叶轻舟一双似会说话的莹亮眸子,含笑看向身旁容貌俊逸的男人,“你寻求帮助的。”
不知是美人在怀,没喝酒便已上头,还是独属于心底深处的那一点儿美好记忆,南宫胤总觉得,刚才叶轻舟停顿的那一会儿,想说的或许是“狗哥”两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