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五鬼入世

精彩言情小說 五鬼入世 ptt-第三十九章,優質與枯萎鑒賞

五鬼入世
小說推薦五鬼入世五鬼入世
同时不给对方一点机会,原以为他是继续使用拳头进行打击,实际上却是用上了双腿,攻势不算太凌厉,但也是让对方的身上出现了即将消散的痕迹,不同于他的直接消散,对方还有这个痕迹做为提醒,做为缓冲!
眼看着这个优质灵魂被云子仙伤害到了,引路人就要对云子仙动手,却不想,他的手段还没有落到云子仙的身上,这个优质灵魂就跟云子仙纠缠到了一块,差不多就是那种难舍难分的程度。
引路人无奈,只得考虑施展一下手段,哪怕只是修补他们两个的灵魂也好!
手一挥,周围的那些灰色物质将两个灵魂包裹,在引路人的视野中,灰色物质将优质灵魂身上的那个即将消散的痕迹抹去,并简单强化了一下这个优质灵魂,至于云子仙那已经枯萎的灵魂,引路人并没有做太多,就是将其修补一番,免得回去没办法交代就行了!
同时,引路人还利用灰色物质将两个灵魂分开,免得这两个灵魂再因为打斗什么的出现即将消散的痕迹或者是已经有部分消散。
諸天紅包聊天羣 小說
不能引路人调解什么,云子仙跟这个优质灵魂都放声大笑,一点没有刚才那副打生打死的样子。
引路人有些搞不懂,这两个截然不同的灵魂到底是闹那样?
而且,他在差不多同一个地点收获了两个灵魂,这真的可以吗?的确,他们的规定上并没有说什么不能同时收获同一个地方的两个以上包括两个的灵魂。
但他却是有种感觉,要是不将这两个灵魂分开的话,他们的世界很有可能被这两个灵魂闹出一些事情来!
引路人稍微叹气,怎么到他这里就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不过,应该也没有什么,只要后面分配的时候,将这两个灵魂分配到不同区域,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想到这,那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就不被他觉得有什么了,看了一下,枯萎的灵魂以及优质的灵魂,他有些郑重地说道:“接下来,我会将你们放开,而你们就需要安心跟我前往一个地方,在这个过程中,你们不得再出现像刚才那样的打斗。”
“如果你们真的不听劝,非要打斗的话,我不介意将你们彻底灭杀!”
云子仙没怎么去看这个引路人,他能够听出,引路人后面说的这个具有强烈威胁性质的话语是对他说的,至于另一个?不仅没有遭受引路人这般对待,还隐隐有一点被优待的样子!
像他,还需要自己等引路人过来,而且引路人走来的速度简直不能再慢,明明,引路人就不是说什么最快速度就是那样,分明还有余力,却非要走慢!
对待这个后面出现的家伙呢?直接就是在一旁等着,而且在他们刚才的打斗,引路人也没有什么针对的意思,好像还暗中给这个家伙加强了一些!
不过,这些并没有什么!
谁让,这个后面出现的家伙之前跟他一起喝过酒,现在又互相打了一场,加之其他的一些零碎的事情,在感情这方面,他相信,相比于其他家伙,他还是有挺深厚的基础。
见枯萎的灵魂以及优质的灵魂没有再闹什么的意思,引路人随即带着他们走上了那条简直不能再古朴的道路,多少有点出乎云子仙的意料,这条光是看着就感觉十分古朴的路竟然能够支撑他们在上面行走。
“实在不好意思,那么直接的把你带去鬼域是我的失误,如果不是因为我,你或许也不至于是现在这样!”卢亦表现得有些愧疚。
听卢亦的话,云子仙稍微愣了一下,他有现在的这个样子,又不能说成对方的责任,就算不去那个准备办正经事的鬼域,他也迟早会迎来现在的这个结果。
过早的进入鬼域,只不过是将这个结果提前了而已!
真要说谁对不起谁的话,反倒是他觉得他有些对不起对方了,能出现在这里,云子仙也差不多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不是因为他的缘故,对方或许不会这么快出现在这里。
“你别这样,真要说谁对不起谁的话,也应该是我对不起你,如果不是我过早的死去,你或许也不需要面临其他那些家伙的围攻,说起来,也是我们一起出现有些显眼了!”云子仙尝试着开导卢亦,但好像,他的话并没有什么用。
卢亦的目光在云子仙的身上停留了许久,心想,对啊,后面发生的那些事情,对方并不知道!
眼看这个所谓的开导没有什么用,云子仙随即换了一个样子,显得有些洒脱了,“其实吧,你不用想那么多,生如何,死又如何,这两者其实都差不多,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你看,像你们这些曾经踏入过修行路的人,要想在这条路上领先于他人,你们没少做过看淡生命的事情吧,如果非要纠结于生死,你们的勇气从哪里来,连勇气都没有,你们那些高深的修为又怎么来?”
“所以,不要纠结什么生死,何况,我觉得现在这个样子也挺好,反正家人什么的已经忘却了我的存在,当我是很小的时候就死去了!”
“那个世界里面已经没有什么我留恋的东西……”眼看云子仙的这个情绪酝酿得差不多了,他们前边的引路人突然咳了几声,瞬间将云子仙就要酝酿好的情绪打破。
某一天
“都给我注意着点,当我这个引路人不存在啊,就在哪里说来说去的。”对于枯萎的灵魂,引路人没什么好气。
看着云子仙不怎么清楚戴上鬼面具,成为鬼候选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卢亦也就没有打算说出来,看着云子仙,脸上不自觉露出笑容。
“注意什么?真觉得有什么规定,你倒是给我们好好看看啊,就知道在这说,就知道哔哔,都不让我们知道有那些事情不能做,我们怎么知道有那些事情不能做,怎么?难不成你还想要等到我们触犯的时候,借此对我们做什么吧!”
“真要这样的话,你这个引路人的心就太黑了,不对,都不是熟知的那个世界,你有没有心都是一个问题。”
“哦,对,我现在算是知道你为什么要披着黑袍了,合着就是其他地方没办法体现出你太黑,就只能够用身披黑袍来表示你这个引路人处事太黑!”
云子仙还没说多久,引路人就满脑子黑线,他很怀疑,这个枯萎的灵魂的嘴到底有没有个把门,怎么就这么能说呢?
单色噪声
看着与之前不太相同的云子仙,卢亦稍微呆了一下,很快,脸上又表现出了笑意。
“枯萎的灵魂,请你注意一下影响,此乃魂归之路,当存有敬意,通过时,应当保持最为基础的严肃!”引路人压着声音说道。
却不想,话才刚说完,云子仙就表达出了他的意思。
“枯萎的灵魂?你是说我,咋滴,什么缘故,你信不信,等到老子找到什么可以举报你的地方,老子告你诽谤,我怎么就成枯萎的灵魂了?”
“还有,‘魂归之路,当存有敬意’这又算什么,我还需要敬谁?到底是我通过这个地方,还是我在一旁观摩你们通过这个地方,还存有敬意?也行啊,我已经存有敬意了啊,我现在也负责任的告诉,但你知道吗?你能判断出我是否存有敬意吗?还是说非要按照你们那一套来,才算是存有敬意?”
“到底是我对这个存有敬意有什么误解,还是你们曲解了‘敬意’这个词,是不非要明晃晃的表现出来,嘴里还时不时说着什么才算是存有敬意?简直就是扯淡!”
看着云子仙还有这个语言输出的意思,卢亦有点怀疑,云子仙之前不说话,只是因为他在憋着,现在这么多话,就是因为憋坏了,需要好好的发泄一下。
“你……”引路人还没来得及完成的说出一句话,来自云子仙的语言输出走来了,“剩下你顺的那个什么保持严肃?不对,你说的是保持最为基础的严肃,我想问一下,这个最为基础的严肃是什么?”
“我觉得我现在这样也是保持了最为基础的严肃啊!”
说着,云子仙还向一旁的卢亦投去眼神,卢亦也是瞬间领会云子仙的意思,当即附和道:“对啊,这个最为基础的严肃是什么,每个人的理解又不同,要是不解释一下的话,很容易闹出事情的!”
眼看优质的灵魂发了话,就当是为了优质的灵魂解释,在前边慢悠悠地走着的引路人正要说明,却听那个已经枯萎的灵魂又来了。
“解释?不存在的,哪里有什么解释,什么存有敬意,什么保持严肃,不过就是他口头上说说而已,要不然的话,他早就将相关的规定什么给我们看了。”
“可事实上呢?他可没有给我们看过什么东西,直接就是带着我们上路了!”
“要不然就是他这个引路人的业务能力不行,态度也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