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一個轉身便不見

火熱連載小說 我是守界人 一個轉身便不見-第一三九章 師爺在上

我是守界人
小說推薦我是守界人我是守界人
“你们这就不陪我玩了?我才刚玩的兴起,没意思,真没意思……”
计道人看看徐远之,再扭头看看我,摇着头说了一连串的没意思,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原来我猜的都是对的!
徐远之站了起来,我也翻身忍着痛爬了起来,并肩站在他身边。
我俩就是两个大傻逼,什么本事没有,头脑一热就草率地决定来杀人,人家这一天,就拿着我俩当猴耍了。
计道人看着徐远之缓缓开口:“你也是个道门中人,为什么想要杀我?”
贼胆 发飙的蜗牛
徐远之这货眼珠子滴溜乱转,不知道又在想些什么鬼主意。
你遇到的妖怪都是我
100%的她
然而,惊掉我下巴的是,他竟然干出了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事。
只见得他“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恭恭敬敬地冲着计道人磕了三个响头,大声说道:“师爷在上,请受徒孙一拜。”
我傻了眼,暗骂一句:你这是唱的哪一出?难道为了活命,这就乖乖地认这师门叛徒为师爷了?还不知道你这便宜师爷认不认你呢!
计道人也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下,愣了一下,不过到底是人老成精,转瞬便恢复了神色,饶有兴致地看着徐远之问道:“你可知道我师承何处?缘何叫我师爷?”
徐远之拱手道:“吴良辅是我的祖师爷,我是他第四代徒孙徐远之。”
異能之無賴人生 小說
“师父!”
计道人听到吴良辅这个名字,蹙起眉头,轻喊一声,早已没有了先前那般风轻云淡。
继而他又长叹一声:“唉!师父果然临终都不肯原谅我,他的徒子徒孙对我世代追杀。”
听到他这么说,我心中一凉,心道:计道人活了这一大把年纪,徐远之这点小心思在他心中自然是一目了然。他既然叛出师门,又怎么会念及同门之谊。
我忐忑不安的等待着,不知道接下来事情会演变成什么样。
计道人似乎陷入了回忆,默默低头沉思了半天,又看着我,问徐远之:“这小子是你徒弟?”
徐远之想都没想,干净脆生的回答道:“正是。”
徐远之的话让计道人很失望,摇头叹道:“可惜了,可惜了这件至纯至阳的宝贝啊!”
絕品透視眼 莫辰子
我心中咯噔一下,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我一直以为那件宝贝在我身上隐藏得严严实实的,怎么又被他给看出来了?
可惜了又是什么意思?
他不会对我不利吧?
徐远之听了计道人的话,脸上的颜色连续变了好几遍,不知所以地看着计道人,不知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计道人皱着眉头又看了我和徐远之一眼,又重重得叹了一口气,说道:“竟然是我门弟子,唉!”
我不知道他是因何唉声叹气,但听到“我门弟子”几个字,瞬间放松下来,这说明他心中还是有师门的,虽然他做了对不起师门的事,却仍然没把自己当外人,如此看来我们还有救。
长吁短叹了一番,计道人终于恢复了先前的神情,淡淡一笑,开口说道:“既然这样,那今天的事我便不与你们计较了。”
这是这半个月以来,我听到的最让我高兴的话了,心中不由大喜,徐远之也一骨碌爬了起来,连鞠躬带作揖的谢谢他师爷爷。
计道人抬手挡了一下,说道:“先别高兴得太早。”
说罢,没等我反应过来,他便以极快的身形飘到了洞外,不知干什么去了。
我捅了徐远之一胳膊肘,问:“你咋也被抓来了?”
徐远之垂头丧气道:“别提了,我们几个原本在后面跟着你俩,可走了一段之后,你俩竟然眼睁睁地消失了。灰爷说有阵法,可我跟它研究了一天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你一天没出去,我心里着急,便在外面等着,不想没等到你,反倒被他抓了进来。”
我白了徐远之一眼:“都是你出的馊主意,你看你这师爷的身手,我们能是他的对手?他刚说不让咱们高兴得太早是什么意思?”
“我怎么知道?只要他不要咱俩的命就行了呗,人啊,要知足。”徐远之心不在焉的回了我一句,眼神在洞里四处乱瞟起来,过了一会,他又说道,“长生,你发现了没?这洞里有古怪啊。”
“你说的是这些青烟和香火气息?”
“对啊,他这连个香炉都没有,香火又是从哪来的?”
我摇摇头:“我也纳闷呢,这烟雾缭绕的,都一整天了,要不你问问他,反正他是你师……”
“那是众生对我的香火供奉。”
我跟徐远之正说着这事,身后突然传来了计道人的声音。
就这几句话的功夫,他竟然已经回来了,怀里还抱着一大捆拇指粗细的新鲜树枝。
我跟徐远之面面相觑,香火这玩意是供奉鬼神的。而计道人面色红润,双目炯炯有神,烛光下拖着一道长长的影子,绝对是一个大活人。
他一个大活人,又怎么可能享受香火供奉?
计道人看透了我俩的疑惑,解释道:“世间修炼法门万万千千,而我修行的便是‘积人之信仰,食人之供奉,取人之精神,奉神明仙望’,并以此得以长生。”
他这话让我跟徐远之一阵唏嘘,徐远之问道:“这就是你让世人不拜神佛,而拜你的原因?众人自你这里取的神像,和你早上分发给大家的黄符,以及你让众人为你传名,都是为了积人的信仰,跟香火的供奉?”
计道人盯着徐远之,脸上露出一丝赞许,点头道:“你小子聪明的很,一眼便看出了其中的玄妙,孺子可教。”
徐远之都六十多岁的人了,被他称作小子,听上去有些怪异,好在这货脸皮厚得很,只是摸了摸鼻子便算揭过。
不过,他接下来的话着实吓了我一大跳,只听得他又问道:“那你杀人挖心,将小鬼寄养在神像上,就是为了使神像看起来很灵验?以此取得人们对你的信崇?”
我暗道不好,这兴师问罪的话,你怎么就轻易说出来了。
他的身手刚才我们都看到了,想弄死咱俩还不跟捻死两只蚂蚁一样?
这夯货……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我是守界人 txt-第一三四章 神像中有鬼展示

我是守界人
小說推薦我是守界人我是守界人
徐远之一听我这话,立马说道:“理由嘛,自然是有的,我师父说那实际上是他师父的遗愿,他师父临死前嘱咐他,如果有朝一日遇到他师伯,务必将他除去。”
剑动山河 开荒
这都哪跟哪啊?怎么整的跟套娃似的,一层套一层的。难不成那人不是抢了你的师娘,而是抢了你师父的师娘?
我这话没敢说出口,我怕挨揍。
徐远之似乎能听到我腹诽的声音,瞪了我一眼这才接着说道:“听我师父说,他的师爷本来就是一个很普通的算命先生,后来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他得到了两本书。一本是风水相术,可以窥破天机。一本是修行之法,但这本书后附带着各种阴邪的术法和一些常人闻所未闻的禁术。”
“我师父的师爷是个很正统的人,他看过那本书后,便打算将其毁去,可不曾想,竟然被我师父的师伯给偷去了,并从此消失不见。”
“自那时起,我师父的师爷就立下一条规矩,只要有人使用那书上所记载的邪术害人,便将其除去。”
“我师爷晚年将此事交代给我师父。我师父在世时,有一段时间,在晋邑也遇到过杀人挖心的事件,当时死的人不少,引起道家众人的关注,私下追查了好久,我师父确定行凶者便是他的师伯。最终大家也没能抓住他,这事便不了了之。”
“我师父认为,杀人取心,一定是他师伯照着那本书在修炼禁术。这事也成为了我师父的一块心病,临终前嘱咐我,让我随时注意有没有他师伯的消息,让我找到他后,一定要想办法杀死他,并毁掉那本书。”
徐远之只是说了个大概,不过他的意思我听懂了,就是他们师门出了个叛徒,师门有命,只要那人出来作恶,就格杀勿论。
这事有点不靠谱啊,我这样想着,便说道:“你也不能单纯凭着一具尸体,就认定这事是你那位师爷干的吧?”
徐远之点点头:“我怀疑他是有原因的。咱俩刚来晋邑的那两年,晋邑殡仪馆就因为怪事连连而停止了使用,也在里面发生过杀人挖心的事,不过当时死的人不多,警察也介入了,我并没有查出什么名堂。这十年后,相同的地方旧案重演,所以我认定这两起事件跟我师父在世时的事件是同一人所为。”
“你确定这事你要管?”我皱着眉头问徐远之。
如果真的如他所说,那人是他师父的师兄,年纪应该在百岁以上了。能过到一百多岁而不死,又身怀各种禁术和邪术,这样的人不要说身手,单凭道术是你能对付得了?
徐远之看我一副不放心的样,又说道:“师命不可违,况且我现在想找他,也是存了小心思的。”
我眼珠一转,问道:“你不会是打那本书的主意吧?”
徐远之斜了我一眼,咧嘴笑道:“你小子,简直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有几根花花肠子,都被你数得一清二楚。”
“你要那书干什么?难道还想自己修炼?”我悄声问他。
徐远之卖了个关子,继续笑道:“这个嘛,等拿到那本书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寒冷晴天 小說
我俩又闲扯了几句,我沉下脸来,说道:“这件事情恐怕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据我所知,这个杀人挖心的凶手是一个年轻人,早跳楼自杀了,根本就不是你师父的师伯。”
随后,我便将这几天他昏迷以后发生的和我打听到的,李家祖坟、殡仪馆神像、徐超父子、计道人等等这一切都跟他说了一遍。
我讲完后盯着徐远之,原以为他会和我一样懵逼很久,却没想到恰恰相反。
我的阅读有奖励 小说
他嘬着牙花子想了几分钟,一拍大腿道:“照你这么说,这事就简单多了。”
“怎么简单了?”我一头雾水地看着他。
徐远之抬手又是一巴掌呼在了我的脑袋上:“灰爷前两天怎么教训咱们的?遇到事别想的太复杂,你这一定又是想多了。依我看,那个杀人挖心的凶手一定是计道人,而那个计道人,十有八九就是我那个师爷。”
“可警察都说徐小明是杀人凶手了,并且他也畏罪自杀了,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我争辩道。
徐远之耐心说道:“心虽然不是我那师爷挖的,但一定是他指使的。他指使徐小明杀人挖心,然后将人心封在财神像里,之后又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使的那神像能帮人达成愿望。所以徐小明刚把财神请回家就发了一笔横财。你再想想神像背后的那行字,是不是那个意思?”
我好好想了想,还真是。
世人拜神求佛都是有所求的,可究竟神佛存在不存在还是个未知数,假定是存在的,可天下苍生众多,神佛又怎么可能兼顾地过来?
而这个计道人大言不惭的劝众人拜他,应该是可以帮人实现愿望。
如此一想事情好像就简单明了了。
“这样说来,所有的杀人挖心事件,都是计道人指使那些有求于他的人去做的,挖心的目的就是为了塑一尊有求必应的神像。”
徐远之听了我这话点头称赞,接着又说道:“你不是说那计道人用邪术换走了徐超几年阳寿吗,我猜想,他一定也是用那些能帮人达成心愿的神像,跟徐小明换了些什么。”
徐远之的推断有一定的道理。
我又提出了新的问题:“可那个计道人是如何让神像那么灵验的?他又跟人换了什么东西呢?”
徐远之一直沉思了很久,才又幽幽地说道:“那神像里面八成有鬼,这就很东南亚那边的养小鬼、控灵求差不多,将鬼供奉起来,鬼便可以帮人达成心愿。除此之外,我真的想不出还有什么解释了。”
徐远之这话说完,我猛然想起了那天晚上我在殡仪馆的大厅里,感受到的那种毛骨悚然的注视感。
山村庄园主
那种感觉来自于那尊门神,当时还觉得奇怪,现在听徐远之这么一说,那神像中好像真的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