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遊戲小說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星界使徒 起點-182 變故與跑路看書

星界使徒
小說推薦星界使徒星界使徒
就在章家家主沉吟之时,一名白衣人推门走了进来,身着文士服,颌下留着稀疏的胡须,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在下恰巧路过门外,听了个大概,不知二位可有兴趣听我一言?”
见到此人,章家家主面上一喜,请这位白衣文士坐下,拱手道∶”不知樊先生有何教我?”
这白衣文士唤作樊纪,屡屡落第不中,便出游散心,目前在章家暂居,乃是章家供养的门客之一。
樊纪拈着胡须,笑道∶”此事说来也不复杂,稍微梳理一番便明了。那灵风子挟叶家之势,一副兴师问罪的姿态,我章家因为和这女道人有干系,所以也惹了一身骚,遭人诬陷。我们当下要做的有两点一是洗清我们和这女道人的关系,声称我们也只是遭了蒙骗,并不知晓她曾经的来历,只是这人看中我章家慷慨,主动上门得了接济,二是表明我章家从无害人之心,让其他世家权贵相信。”
“不错。”章家家主点头。
樊纪慢条斯理道∶”做法无非就几种一是看住这女道,让她三日后当众斗法二是直接将她绑了交人,三是杀她灭口,四是让她逃走。家主所顾虑,无非是这四种做法的后果。”
“正是如此。”章家家主颔首。樊纪笑了笑,伸出一根手指∶”我便为家主说上一番……若是采取第一种做法,让她登台斗法,她的胜败于我等无意义,最重要是不知她是否真会邪术。她不会的话自然是好,我等什么也不必做,可要是她没被冤枉,当众显露出来,章家也会连带着吃瘪,即便到时再辩解我们不知情,向众人致歉,那也作用有限。
百姓或许能相信,可世家豪强、达官显贵谁不会逢场作戏?若道歉便能洗刷嫌疑,那这世上的事就太简单了。而那灵风子有道行在身,不会无的放矢,所以我等没必要赌这女道人是否蒙冤,估计人家说的是真的。”
章家家主连连点头∶”我也是这般想法。”
樊纪没有搭茬,自顾自说下去∶”若是用第二种做法,先下手为强,将女道人绑了交官,声称我们被蒙骗了,看似摆明了态度,可却显得刻意。人家前脚说完,我们后脚就抓了她,显得早已知晓一样,让人觉得是不是想断尾求生·…这还只是小事,最怕的是那女道人记恨,污蔑我章家确实与她勾结害人,那可真是说不清了,所以我们也不适合对那女道人下手。而第三种做法也是同理,虽然不怕遭人污蔑,可别人只会觉得我们心虚才杀人灭口,反而显得害人之事似是真的,引起忌惮。”
旁边的章文涛眼神一亮∶”这么说,樊先生也赞同放这女道人离开了?”
“也不全是。”樊纪似笑非笑∶”你们身在局中,只考虑章家的干系,却忘了现在最着急的是那女道人……若她真是妖道,绝不会坐以待毙,即便我们不放她逃,这三日她也定会动手。”
章家家主追问∶”可那灵风子要我章家严加看管那人……不知先生有何计谋?
“计谋谈不上,只是一些简单的办法。
樊纪摆了摆手,笑道∶
重生之足球神話 小說
“家主无需担心那灵风子问责,因为我们并不做戏放走那女道。依我之见,只要不加派人手看管那女道人,她当会自行寻机逃跑,我们便外松内紧,逼这女道人陷入险境,让她动手伤人,闹出人命,假戏真做,将此事闹大。这样一来,便显得章家并未疏于防护,只是没料到这女道人如此了得,被她突围逃跑,届时章家立马遣人去叶家向灵风子上门请罪,我们丢了几条人命,那灵风子也不能再咄咄逼人,同时还用几条人命洗清了我们与那女道人的干系,表明并非一路人。”
闻言,两人面面相觑。
“可……闹出人命的话,我章家……”章家家主欲言又止。
“哈哈,家主多虑了,在下指不是章家亲族,而是那些仆役护院,最好死上一两个赐姓的管事,更能取信于人。”樊纪语带笑意。
章文涛忍不住道∶”先生所说,乍听不错,只是有些想当然了。如何确保这女道人出手害人性命?要是这女道人没逃出去怎么办?”
“做些简单安排便足以……要是那女道人最后真没能逃走,那便显得章家看管有功,有了这一茬,她即便显露出邪术手段,我章家也自有分说,已有了取信于人的资格,不再像现在一样被动……切记,只要让这女道人先行动手,闹出人命,章家便能甩掉大部分干系。”樊纪语气不急不缓。
章家家主和章文涛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意动,低头商量起来。
而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一只女婴模样的阴邪鬼物跟在章文涛脚边,将几人的话全部听在耳中。
听了一阵,这只鬼物悄然穿墙离开,-路飘飘荡荡,回到了竹林小屋。
梅绽青睁开眼睛,从怀中摸出一个香囊。
这香囊黑红相间,上面画了一堆诡异的蝌蚪图案,还贴着一堆鬼画符般的符纸,却是用来养鬼的灵袋。
她打开灵袋,将这只鬼物吸了回去,一边摩挲着袋子,一边眼神闪烁∶”原来是这般打算…哼,倒是对我有利,可以借机便宜行事。”
转眼过了两日。
魏子夫与玄心居士即将登台斗法之事,已然传遍市井,引起广大宁天府百姓兴致,街头巷尾无不议论此事。
城内赶工搭建了一座木架高台,当作斗法之地,无数百姓都等着明日看热闹。
你听见了吗?
然而就在斗法的前日,却发生了变故
章家护院家丁倾巢而出,满大街搜捕玄心居士,街面百姓才愕然知晓,那女道人竟然临阵脱逃,打死打伤了不少围追堵截的章家仆役,此刻正在城中逃窜。
章家告了官,官府当即拨了差役满城缉拿。
这番变故惹得市井哗然,许多人自危,赶紧闭门闭户,生怕被找上门。
同一时间,章文涛带着一群家丁,抬着十几具由草席盖上的尸体,登门拜访周靖,顿时惊动了叶家。
大厅里,周靖、魏子夫、叶太公、叶顺忠等人齐聚一堂,看章家家丁搬进来十几具满脸惊恐、脸色乌黑的尸体。
“真人!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我等听从真人吩咐,严加看管那玄心居士,没成想她竟出手伤人,用邪法杀了我章家好些个护院,我章家围追堵截,最终还是被她突围而去。我等这才知晓那玄心居士果然是个妖道,一时失察,竟遭她蒙骗,还以为是得道高人,否则怎么可能让她住进我章家大宅?”
章文涛表情激动,涕泗横流,一副懊悔痛心的口吻。
魏子夫皱眉上前,翻看十几具尸体沉声道∶
“这些人都遭阴灵鬼物侵袭,又被种下了尸毒,赶紧将他们烧了,不然恐生斤变……该死,那妖道竟然还敢加害于人!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沓符纸,挨侗贴在这些尸体脑门上,念诵真言超度,业务相当精熟。
周靖看了看这些尸体,又看看正在激动诉苦的章文涛,眼神有些微妙。
不过最终,他还是没说其他,点头道;”你们不信我先前之言,才有此劫,当真让贫道痛心。”
“悔不听真人啊!真人火眼金睛,我等好生惭愧,此番特地上门请罪,求真人责罚!”章文涛捶胸顿足。
“你章家尽心尽力,伤亡多人,何来责罚一说?”周靖摇了摇头,随后看向叶太公,问道∶”老太公怎么看?”
叶太公叹了一口气∶”唉……看来章家也是受骗了,当务之急,还是先寻到这妖道再说。
章文涛闻言,赶紧搭茬∶”正是如此,我上门也是想请御风真人出手,助我章家和叶家捉拿妖道!”
-旁的魏子夫抬头,也急切建议道;”这妖道在城中流窜,为了逃命,不知会生出什么事端,必须尽早抓住,还请真人出手相助。”
闻言,周靖站起身,颔首道∶”言之有理,贫道也不能坐视不管了,我本想你二人当众斗法,让宁天府百姓看清这人果真是个妖道,没想到她如今沉不住气现了邪术,已坐实了来历,那贫道这便将她捉来。”
“有劳真人了,有真人坐镇,实乃宁天府之福。
章文涛赶紧送上一记马屁。周靖面色不变,心头却是电转。此事内情多半有猫腻,但他思忖过后,还是决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去深入追究,就当事情便是如此了。
章家主动呈上了他想要的邪术证据,同时又扔下了人命,还当众上门请罪,不管是真是假,姿熊是做足了。
自己此举又不是为了对付章家,只是个借机生事的理由,如今目标达成,自己一个外人再咄咄逼人下去,就是平白给自己添堵了。毕竟自己才来了宁天府不到一个月,还没资格拿当地盘根错节的豪族开刀,杀鸡儆猴。
比尔当前走的路线还是要讲些规矩……不像陈封,无法无天,说掀桌就掀桌,大家都别吃饭。
周靖念及于此,不再耽搁,和众人道出了叶家。
魏子夫开启望气术,却发现有许多虚阴邪之气踪迹,难以分辨,咬牙怒道∶
“这梅绽青心肠狠毒,定是对寻常百姓施以邪法,混淆视听,城内街巷错综复杂,让贫道一时半会追踪不到她!她此前多次从贫道手中溜走,都是用的此计!”
“那却如何是好?”章文涛不管听没听懂,都赶紧搭腔。
“贫道只能—-排查了.” 魏子夫也没什么办法。周精却摇了摇头∶”不用这么麻烦。”
说罢,他御风而起,扶摇而上,越飞越高,凌空俯瞰,发动元素视野。一处虚乌黑的阴邪之气浮现,尽收眼底,所在位置一览惩余。
周靖好似风筝一样,在宁天府上空横飞,简单筛查了一遍,便排除了大部分选项,并看出了梅绽青的去向。
这妖道顾着跑路,自然要出城,不大可能特意绕一大圈耽搁时间,所以这些混淆视听的邪术气息大多是顺路做下的,如此便能看出梅绽青的踪迹。
只见这些踪迹好似一条箭头,直指宁天府外的西门渡,正是周靖当初踏江入宁天的渡口。
一-这妖道多半是想走水路,乘船顺江而下,难以追踪。
“找到你了..’
周靖眼神一闪,锁定其中一处阴邪之气,整个人凌空飞去。
下方的魏子夫等人赶紧在地面上追着周靖而动。

好看的都市小說 《文明之萬界領主》-第4697章、搞事業搞事業!!!展示

文明之萬界領主
小說推薦文明之萬界領主文明之万界领主
机械族个体主脑的数据库,其容量是相对有限的。
而且他是战斗体,罗辑还得搭载自己的战斗模组,之后剩下的储存空间,才用来储存情报数据。
这使得他必须得定期清理掉一些无用或者过时的情报信息,来确保他们的数据库, 随时都能有足够的存储空间,来储存后续收集到的情报数据。
而根据现阶段的已知情报进行分析,这跟‘日轮国’有关的情报,恐怕是都能划分到‘考古’这一块上了,罗辑这个战斗体的数据库里,是绝对不可能存在这种情报信息的。
不过也没有太大的所谓。
就目前来看, 宫本信玄对于他们来说,是没有恶意的, 同时也没理由对他们存在恶意。
以此作为前提,相较于‘日轮国’的来历,在场众人更加关心的,无疑是罗辑手中那台破损的秘书分辑。
察觉到众人的视线,罗辑直接表示……
“两个微型侦察机器人都已经损坏了,同时秘书机器人也受损严重,没办法正常运作了。”
听到这话,叶飞星的脸上顿时露出羞愧之色。
这一次如果白折腾一趟,那从一整個事件来看,主要原因无疑是落到他的头上的。
同时还让他们损失了两个重要的侦察单位。
而就在叶飞星这么想着的时候,罗辑的声音却是再次响起……
“不过我刚刚检查了一下,秘书机器人的数据主板看起来倒是还算完整,我可以尝试读取一下信息看看。”
在说话的同时,罗辑已经将秘书分辑的数据主板拆下来了。
并在众人略微有些紧张的眼神注视下,与之进行了连接,开始读取信息。
没让众人紧张太久, 依照罗辑的主体性能,在秘书分辑本身没有设防的情况下,他的读取速度是非常快的。
“读出来了,里面的数据还在。”
这句话一说出口,叶飞星一直悬在嗓子眼上的那一整颗心,无疑是可以放回肚子里了。
尽管这一次依旧付出了额外的损失,但只要收集到的数据能够读取出来,那就不算一无所获。
“等一下,正在进行情报数据的核对。”
虽说罗辑也基本没有面对过异虫,不过他有机械族的大数据库提供情报。
在异虫出现之后,考虑到内部宇宙的安全,和可能遭遇到的战斗,罗辑就已经提前从他们机械族的大数据库里,将有关于异虫的情报数据给下载下来了。
“核对完毕,目前出现在圣光教廷国这边的虫族,和我们已知宇宙遭遇的异虫基本吻合,可以确认是同一种族。”
虽然罗辑早就有说过,就算确认是同一种族,也无法肯定他们已经回到了原本位面这个事情。
毕竟这里也有人类,他们已知宇宙也有人类, 这难道是同一个宇宙吗?
不过即使如此, 这个情报的确认,依旧是带给了叶清璇他们一定的刺激。
不管怎么说, ‘他们已经回到原本位面’这个事情的概率增加了。
但就像之前李克在前线展开行动的时候,是以确保两个微型侦察机器人能够保全为前提,在那儿探查情报一样。
考虑到他们现在的处境,针对‘自己有没有回到原本的位面’这个问题,在能够确认的情况下,这的确是一个值得他们花费一定的时间资源,去进行确认的一个事情。
但是这绝对不是他们现在最优先的事情!
对于他们来讲,现在最优先的,还是眼前的生活。
在眼前的生活能够得到保障的情况下,他们才会去追求其他东西,比方说回到原本的宇宙。
从这一点出发,这个情报的确认,对他们的影响,最多也就是更进一步的锁定了后续的行动方向。
比如他们可以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尝试去摸清楚他们原本宇宙的方位。
就目前来看,与异虫交战,是他们已知宇宙和圣光教廷国的共同点。
所以在方位上,他们可以拿异虫作为突破点。
当然,这件事情想想也是个大工程,期间必然是要经过多个宇宙。
虽说他们藏在外面的那艘飞船,也算是身经百战了,本身也是为了长距离的星际航行而准备的。
阿彩 小說
但以前的星际航行,基本都是在他们的已知宇宙的范围之内啊,而且一般用的都是亚空间穿梭。
可这一次却不一样了,对于那边的情况,他们现在一无所知,同时更没办法使用亚空间穿梭。
在这个前提下,用那艘飞船进行探索,需要莫大的勇气,同时也得耗费巨大的时间。
当初星际大航海时代,发现多个宇宙,可是耗费了无比漫长的时间。
说的直白一点,他们这艘飞船躲在圣光宙域外面,里面有罗辑和叶清璇他们照应,飞船上的徐稷和赛瑞莉亚他们基本吃喝不愁。
但要是让他们去进行探索……
可能一不小心就死在外面了,同时还有不小的可能性,在宇宙中迷失方向。
我,魔王。——不知为何受到了勇者的溺爱。
考虑到这一份风险,性价比无疑太低。
除此之外,宫本信玄的出现,还真就是给他们提了个醒。
那就是时间问题。
他们之前被困在亚空间里许多年,他们的飞船虽说是有在计时,可问题在于谁能保证,他们原本的空间位面,和那个特殊的亚空间,他们的时间流速是完全一致的呢?
说不定外面早就物是人非了。
看异虫现在这阵仗,没准时间已经是千百年后了,他们已知宇宙已经在许多年前的战争中战败沦陷,甚至覆灭了。
这个思路一经出现,叶清璇他们一时之间,还真就不知道是该感到恐惧还是庆幸了。
恐惧的是一切可能已经无法挽回,他们所熟知的一切,也许已经全部消失在时间的洪流之中了。
而庆幸的是,他们阴差阳错的躲过一劫,至少他们现在还活着。
种种思绪,越是分析,众人反而越是愁眉不展。
最终还是被叶清璇用拍掌声拉回了思绪。
“嗯哼嗯哼!!”
感受到众人的视线,叶清璇煞有其事的干咳了两声,然后一本正经的表示……
“根据本委员会深思熟虑的结果,此事的具体实施暂时搁置,以准备工作为主,同志们,咱们的重心还是得放在圣光教廷国这边的事业上,搞事业搞事业!!!”

精品小說 我是劍仙 線上看-第二百八十六章 一往情深的元氣滿滿

我是劍仙
小說推薦我是劍仙我是剑仙
“叮!”
系统提示:恭喜你触发主线任务【镇守营地】(S级)!
任务内容:抵挡妖族,守住来之不易的营垒,完成任务条件一:铁匠、行商、郎中必须存活,任务条件二:你自己必须存活,任务条件三:项蓟必须存活,完成任务后,将会获得十分丰厚的奖励
……
萬古
突如其来的任务,让林昭有些又惊又喜,惊讶的是还真会触发一个S级主线任务,喜的则是两个任务是有交叉的,击杀这些怪物一样会算入杀妖任务的份额,这就比较爽了,双S级主线任务同时做,这是目前其他玩家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他看向前方的那个女妖,太远了,看不到讯息,于是剑刃一指,远远笑道:“你叫什么,一会死的时候也好知道我的剑下之鬼是谁!”
顿时间,那女子一脸忿怒:“小东西,狂妄得很!我乃白夜大人帐下中五境花鹿,你算什么东西,敢询问老娘的名讳?”
“哦。”
林昭点点头,剑刃低垂,笑道:“想死就来攻。”
“如你所愿!”
名为花鹿的猫妖露出了一对小巧的獠牙,笑道:“来啊,给我进攻,将项蓟与那个不知死活的小东西给撕成碎片!”
顿时,黑夜中无数猫妖带着撕风之声而来,速度极快,都是一境、二境的妖卒,这次来的确实不一样,80级、流金起步,不可能更低了!
林昭看得真切,在一群猫妖尚未冲进营地的瞬间挥出一剑,顿时一道剑气樊笼在前方的雪地中炸开,犹如一道圆形壁垒一般,将一群原本行动极快的猫妖给困在了其中,一个个速度缓慢,不断承受密密麻麻剑气的袭杀,掉血速度飞快!
“嗯?”
猫妖花鹿柳叶眉轻蹙,道:“竟然能将剑道运用到这种地步,莫非是一位中五境剑修了?小子们,小心点,以绝对的数量优势给他碾压掉他,杀掉这小子之后把脑袋保存好,老娘要取他的蕴剑湖来参悟剑道奥妙。”
“是,娘娘!”
一群小妖纷纷颔首。
林昭已然拔剑,与一群猫妖厮杀在了一起,顿时各种AOE与溅射伤害迭起,奔雷剑的奔雷之刃效果出现得相当频繁,追击伤害爆表,一旦追击,则又增加了一次溅射效果,一时间那些妖族像是割麦子一样的倒下,而林昭的经验条则一直在飞涨着。
“项蓟,各自为战!”
林昭大声道。
“如此甚好!”
项蓟直接将长剑一扔,双拳出击,九境武夫的境界摆在那里了,十分了得,一道道拳印破风的声音凛冽,听得林昭羡慕不已,前世的时候,自己可是一位八境武夫啊,农夫三拳那可不是开玩笑的,打得无数年轻俊彦抬不起头啊!
“该死的!”
不远处,八境猫妖花鹿看着林昭、项蓟厮杀的场面,似乎也没有想到这两个人有这么强,但花鹿根本不敢亲自上,以她的境界,打那个年轻剑修还可以,打项蓟这个九境武夫就完全不够看了,项蓟只要动了杀心,十拳之内,多半是能轰杀掉一个八境妖族修士的,何况花鹿是猫妖,本身就以灵巧取胜,对上拳拳到肉的武夫,等于是被天生压胜了。
“给我上!”
她一挥长袖,道:“第二营团,进攻项蓟,这厮在岭北杀了我们无数同族同宗的兄弟姐妹,这笔账早就该跟他清算了。”
“是,娘娘!”
无数猫妖疾驰而去,甘愿当炮灰,不断从四面八方冲向项蓟,或者承受项蓟的一拳化为血雨,消耗掉他一缕武夫真气,又或者挥出利爪,在项蓟的护身拳罡上留下一道爪痕,总之,只要能消耗掉项蓟的一些力量,他们的死就算是有价值了。
“人海战术啊……”
林昭一边挥剑杀怪,一边看向项蓟那边的情况,项蓟的头顶上有两个状态条,一个是血条,一个真气条,此时他的真气已经开始剧烈消耗了,这才没多久就已经消耗了近10%的真气条,这些真气都消耗在了出拳与凝化护身拳罡上了,按照这种状态,等到项蓟一口真气提不上来的话,可能那个猫妖花鹿就出手了,一个以逸待劳的八境妖族,杀一个真气耗尽的九境武夫并不会太难,毕竟武夫的肉身强悍,但再强也建立在真气充沛的基础上。
要杀得快一点,不然项蓟危矣!
……
下午三点半,白马城。
沫尘雪、小夏等四人在城外练级,果然,今天他们明目张胆的出城,就算是看到寒夜长公会的玩家,对方竟然也不再动手了。
“元气呢?”
小夏的男朋友皱眉道:“今天怎么不过来跟我们一起练级,不会真的气量就这么大一点点吧,上次小夏你说的话在情在理,他要是懂一点人情世故的话也没必要这么小气的。”
“他一直在线的。”
小夏道:“只是没有过来跟我们一起练级而已,小雪你知道怎么回事?”
沫尘雪秀眉轻蹙道:“他今天神秘兮兮的,一直没有说话,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说是在做一件大事,而且好像他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就一直没有下过线,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唉……”
小夏柔声一笑,说:“其实啊,元气这个人呢……可以是可以,你要是觉得不错的话,我觉得你们真的可以在一起的,他是那种可以对你一心一意的男人。”
白山与山田
“确实。”
小夏的男朋友也微微一笑:“跟他在一起,他一定会全心全意的护着你的。”
“你们不用劝我……”
沫尘雪淡淡笑道:“我对他没感觉,也并不喜欢他,他的礼物,他的红包我从来没有收过,而且你们的话我不赞同,我们来世上一回难道就为了找到那个一心一意对自己好的人?哪怕是自己不喜欢他?我这辈子不想将就,如果我不喜欢,他对我再好也没用。”
小夏抿抿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其实,沫尘雪心如明镜,大部分女人这辈子追求什么?一个真心真意对自己好的人?还是一个能给自己荣华富贵的人?二者选择其一即可,但如果是这样的话,幽灵王就能给自己荣华富贵,既然都是没感觉的人,自己能拒绝幽灵王,为什么就不能拒绝元气满满?
这个男人对你这么好,你为什么不选他?
这本身就是一种道德绑架,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再好也没用,她沫尘雪又年轻又漂亮,只想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啊,这过分吗?可自己的喜欢的人……
她一声叹息,看向远方。
那地方,有点远啊~~~~
倾国妖宠
……
不久后,小夏收到了一条消息,来自于元气满满:“小夏,能回城一趟吗?我有个东西希望你能转交给小雪?”
“啊?”
小夏一愣:“我在外面练级呢,那么重要吗?就一定要我现在回城?”
“嗯,相当重要。”
元气满满神色疲惫,道:“你快点过来吧。”
“知道了。”
几秒钟后,小夏回到城内,直奔大圣堂,而元气满满就坐在大圣堂门口的石墩上,起身走来,申请交易,将一张金色卷轴给了小夏。
“什么啊?”
小夏取出卷轴,目光一瞥,顿时眼睛再也挪不开了——
【牧神者】(仙品):隐藏职业转职证明,使用之后可以获得强大的隐藏职业“牧神者”的转职任务,完成任务后,便可以成为天地间傲立的“牧神者”了!
“小夏。”
元气满满皱眉道:“这个牧神者是游牧者的进阶隐藏职业,我当初选择的时候就选了游牧者的职业,你把她给小雪吧,然后你们帮着她转职成功,牧神者不但有强大的恢复能力,同时也有许多控制、输出的隐藏技能,一旦变成牧神者,或许就没人敢欺负小雪了……”
“元气。”
小夏秀眉轻蹙,道:“你知道我昨天的话说得可能有点重了,我向你道歉,但是……你知道这个转职证明的价值吗?拿到拍卖行,或许能卖出超过一个亿的通用币,是可以彻底改变你的人生,你再也不用为了那些鸡零狗碎的事情烦恼,再也不用受房东的冷眼了,你懂吗?”
“我知道。”
元气满满神色倦怠,道:“但我不想那样,我只想把它送给小雪,只要她开心,我就宁可放弃这一个亿”
“你为什么不自己送?”
小夏道:“这么重要的物品,你自己送的话小雪才能真切的感受到你对她的好,这样的话……你们在一起的几率就会更高了。”
“你还不知道小雪吗?”
元气满满苦着脸,道:“其实我也知道,小雪一直看不上我,是我太丑了,是我没出息,是我比不上人家绯月骑士团的盟主白衣,他白衣是谁啊,是跟沈星辰、陈雪、冷颜并立的人,我算是哪个葱?小雪看不上我,她的性子又倔强,之前我送她一条黄金器项链都被她拒绝了,她不想拿我的东西,怕在心理上亏欠我,所以……”
他看了小夏一眼,道:“你给她吧,就说是在白马城逛摊位的时候看到的神秘卷轴,买下来鉴定出来的,让她赶紧转了,然后带大家一起起飞!”
“那好吧。”
小夏点点头:“你放心,这件事我会之后再找机会告诉她的,绝对不会让你元气满满当那个冤大头。”
“小夏……”
触碰的旋律
元气满满欲言又止:“谢谢你啊……”
“客气什么。”
小夏转身就走,呼唤沫尘雪回城,同时皱了皱眉。
世上的事情啊,情之一事最伤人,重情重义的人往往被伤得更深,当然,动辄一往情深、掏心掏肺的人,也最为没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