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救命!我扇醒的植物人老公會讀心 ptt-第六十三章 被撕壞的畫推薦

救命!我扇醒的植物人老公會讀心
小說推薦救命!我扇醒的植物人老公會讀心救命!我扇醒的植物人老公会读心
苏稚见过的名家之画不在少数,有的采用的色彩暗淡却蕴含着作者无尽的哀思,有的色彩浓烈让人惊叹其带有的强烈情绪,有的线条简单如同随便画一般,有的又画的让人身临其境。
官场透视眼
她自觉自己的审美与鉴赏能力是不错的,但看到陆芃芃的画还是诧异了一下,毕竟这画的色彩选用的很大胆,若是在平常,熊应该是棕黑色的皮毛,陆芃芃却不一样,那熊是采用了樱花的粉色,上面还覆盖着黄色,如同流着奶油的蛋糕一般。
小熊在绿色的草坪上自由地翻滚,不远处是青绿色的湖水,上面还映照着暖洋洋的太阳,整个画面看上去可爱而治愈,带着童趣又不失创新感。
看着苏稚久久不回复,陆芃芃便认为是不是自己画的不好,有些失落地讲道:“是不是不行,我还想拿去参加漫画大赛的。”
苏稚笑着摇摇头,讲道:“不啊,怎么这么不相信自己的画,我认为真的很好,甚至比我在你这个年纪画的还好。”
陆芃芃见状瞪大了双眼,讲道:“你不要骗我喔,妈妈怎么和你说的完全不一样,她上次见我画画还臭骂了我一顿。”
“不是的,你真的很棒,至于你妈妈的话并不是因为你的画,而是别的原因,总之,若是你真的想成为漫画家的话,就必须要有足够坚定的信念,也要相信自己。”苏稚带着从未有过的认真看向她。
她是真的很想知道陆芃芃成长起来的模样。
陆芃芃双手合十,很是虔诚地看着苏稚讲道:“偶像夸我了,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的,不管别人讲什么。”
苏稚听着这孩子气的话正想摸摸她的头,房门却被暴力地推开来,陆芃芃惊讶地看着气喘吁吁的张芳芳,下意识拿着画往身后藏了藏。
张芳芳走过去便将画抢了过来,将其直接撕成了几块,陆芃芃大声尖叫道:“妈妈,你干什么?”
看着惊愕的苏稚,张芳芳怒气冲冲地讲道:“都是你,带坏了我的女儿,整天画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和你一样有什么用。”
極品全能狂醫
“走,滚出去,不许再接近我的女儿”说着张芳芳将苏稚推搡着出去了,大力地将门关了起来,而身后的陆芃芃看到自己被撕得七零八落的作品,眼泪瞬间喷涌而出。
“我的画……呜唔”陆芃芃一张张用手拿了起来,试图拼回去。
而张芳芳却是看着这小画室,心头的火气也愈发的大,讲道:“我还以为你拿那些模型做玩具,没想到背着我搞这些东西。”
说着还将那些东西全都砸到了地上,苏稚沉默地站在门外,抬起手又放下来,在听到越发大的声响时,却是再也忍不住了,打开门便想进去。
却见到一只手越过她又将门带了回来,陆斐舒认真地看向她摇了摇头。
苏稚的手无力地垂了下来,眼中满是无可奈何,屋内的声音也久久未停歇下来,便转身离去了。
次日清晨,因为老夫人的缘故,陆家人自觉地到了点便下楼吃早餐,因为还要注意老夫人的饮食,苏稚也在一旁用餐。
张芳芳带着陆芃芃是来的最晚的,而陆芃芃也始终看起来很不情愿地走下来,眼睛还是通红的,像是肿着的核桃眼。
苏稚沉默地看着她们,想必是陆芃芃大哭一场,不愿意下楼罢了,她抬手帮着陆芃芃装了一杯牛奶,递到了她的身前。
陆芃芃抬头眼泪汪汪地接了过去,一旁的张芳芳却冷哼一声,似乎有些不屑。
老夫人疑惑地看着红着眼睛的陆芃芃,关心地问道:“怎么了?是吹风生病了嘛,眼睛怎么这么红。”
陆芃芃委屈地瘪起了嘴,可终究没有说什么,反倒是一旁的张芳芳像是被踩到尾巴一般,讲道:“小孩子闹脾气罢了,让她不要去碰那些不该碰的东西,非要碰,或者是因为某个人挑逗的吧。”
听着张芳芳意有所指的话语,苏稚也不在意,只是慢条斯理地往面包上抹酱料,讲道:“过分压制小孩子的天性,并非是一件好事,况且画画也是一种调养身心的爱好罢了,何必避之如蛇虎。”
絕世劍神 黑暗火龍
张芳芳闻言瞪了她一眼,讲道:“那恐怕是你的说辞,再说了她一个小孩子,更应该学点别的有用点的东西。”
一旁的陆川鸣也开始在一旁附和道:“就是,为什么不多学点工科类的东西,况且她是陆家人,将来陆氏的发展还得靠着他们这一代人,若不多学点,倒是怎么为我们分担。”
陆川鸣一边讲着,一边用余光看向老夫人,后者紧蹙着眉头不知在想什么,见状更是继续讲到:“这个时代靠的可从来不是那些画画艺术类的玩意,是靠着能转动的脑子发展起来的。”
老夫人本来不知道,听了他们这通话,隐约猜到了原因,但陆芃芃的教育方面确实是张芳芳与陆川鸣这两位家长比较有话语权。
她抬眼不悦地看了他们一眼,过了一会儿才开口讲道:“无论如何也不能为难一个小孩子,既然童年只有一次,那自然是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们这些大人就不要过分掺和了。”
见老夫人偏帮着另一处,张芳芳自然觉得不爽,将筷子放下便讲道:“我吃完了,先走了。”
看着张芳芳气冲冲的背影,陆川鸣自是追了上去,老夫人有些头疼地看着他们,又看了一眼在一旁幸灾乐祸的沈慧敏,敲了敲桌子讲道:“继续吃吧,别管他们了。”
早餐过后,苏稚便打算前往公司,正在路边等着车时,却见一个小身影朝着她跑了过来。
陆芃芃手上拿着一幅画,在苏稚面前停了下来,又将画递上前讲道:“嫂子,这是我昨晚重新画的,你再帮我看看好不好。”
苏稚触及她眼底的红,眼中也多了几分心疼之意,抬手摸了摸她的头,自然地接过画,轻声说了句“好”。
那画与昨天的是相同的,只是色彩还没上全,还残留着一些泪痕划过的痕迹,明显是陆芃芃连夜赶出来的成果。
苏稚看着画点了点头道:“可以了,只要把色彩上好,再处理一下细节与这些有些黑的地方就好了。”
陆芃芃闻言,终于肯抬起头来看向苏稚,眼睛中也多了几分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