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穿回七零我靠玄學發家致富 txt-第九百一十九章 疆海求婚閲讀

穿回七零我靠玄學發家致富
小說推薦穿回七零我靠玄學發家致富穿回七零我靠玄学发家致富
“能!我给你找一个金牌教练员,保你在求婚前学会。”傅焱说完就挂了电话。
盛唐高歌
白墨宸看了傅焱一眼:“你要找谁去教斯年骑马?”
“你看我咋样?”傅焱比金牌教练可是强多了。
“悠着点,老太太跳绳。”白墨宸心里放心了,自己老婆一出手,还有不成的事儿?少见。
霍斯年如约来到了马场,傅阿姨跟自己说,要给自己找一个金牌教练,包教包会的。
他带着期待来了,到了地方却发现,一身骑马装的傅阿姨。她在马上的飒爽英姿,可真是让人羡慕啊!
要是自己也能这样就好了!霍斯年心里暗戳戳的想。
一晌贪欢:总裁离婚吧 落歌
傅焱转了一圈以后,发现霍斯年已经来了。
“斯年,去换衣服去。然后让你小舅舅带你挑马去。傅垚别偷懒,快去。”傅焱指使旁边马的弟弟。
霍斯年这才发现了,马上的青年。赶紧称呼人,这还是第一次见面。
“嘉耘的对象?不错,先去换衣服,我去马厩等着你。”傅垚昨天刚回,今天就被抓了壮丁。
出去浪了这么久,王淑梅和傅大勇都快着急死了。小辈一个个都结婚了,他个当舅舅的,还没个着落。
所以这次,傅焱直接把傅垚扔到了马场里,跟他说的自然是马场没人手,先帮忙一段时间。
傅垚也半推半就的答应了,正好出去时间久了也想在家好好陪陪父母了。
霍斯年以前就听嘉耘说起过小舅舅,不过从来没见过就是了。这次一见,眉眼之间确实更像傅阿姨。
霍斯年挑完马的时候才知道,是傅焱亲自教他。不过傅焱确实是个很好的老师。
霍斯年学习骑马的第一天,就在骑着马溜达了,等一周以后就可以自己练习了。
等一个月的周期一过,他的技术已经很好了,简单的御马奔跑是一点儿问题也没有啊!
“小子,你这技术现在可以。明天不用来了。正好我也休息。”傅垚随意的骑在马背上,最近几年自己在疆海呆的时间长,对马背十分的熟悉。
“小舅舅,等我给嘉耘求婚的时候,您可要帮帮忙。”霍斯年跟傅垚年龄只差三岁,算是比较投缘的。虽然嘴里叫这小舅舅,实际上已经成了比较好的朋友了。
“看心情吧!再联系!我先走了。”傅垚正悠哉的跟霍斯年说话,眼看着那边来了一匹马。傅垚赶紧遁了。
“有没有看到傅垚?”来人风风火火的,看到霍斯年就问。
“往那边去了,速度快点还能追得上。”霍斯年指了指那边。
霍斯年不厚道的笑了,看来嘉耘要有小舅妈了。不,是自己要有小舅妈了。
霍斯年的手脚很快,嘉耘一结束了手上的案子,他就定了机票。
起落凡塵 小說
情史盡成悔 小說
“你说去哪儿?疆海?”嘉耘有点纳闷,这人怎么想去那里?
“对啊,最近我们案子多,都没有周末和休息日,是时候该出去走走了。我听你说过疆海,正好我们去玩玩。”霍斯年的理由都是现成的。
“你这个当老板的,不是应该多接几个案子?”嘉耘纳闷,今年虽然是案子很多,也没到能够骄傲的程度。
“赚钱啥时候都不晚,最近的案子还用不到我俩出手。再说底下几个人都能独当一面了。我们俩也不能老是挡着,他们成长不起来。”霍斯年耐心的劝说。
“那好,只要不耽误工作就行了。我去准备一下,晚上直接出去逛逛,给你买几身衣服,到时候我教你骑马!”嘉耘高兴了起来,自己也有好几年都不去了。
那年自己的马意外受伤以后就去世了,嘉耘伤心了好久。这几年工作忙,没去过了。
霍斯年:「图片.jpg」「机票的时间,大家的身份信息快点发过来!」
康康你是谁:「我和乐乐去不了,线上给你助威!」
霍斯年:「比心!」
嘉耘兴冲冲的,准备了很多东西,还回家跟爸妈说了,自己要跟霍斯年去疆海玩一圈。
傅焱和白墨宸但笑不语,他们的机票是后一班的,第二天一早就能到。
“最近看你忙得很,这次出去也好好放松一下。”傅焱看着明显瘦了点的闺女,有点心疼。
当初她大学毕业,傅焱是动过心思,让她去管理基金会,因为傅蓉的书法作品要开展,那段时间很忙。
初恋僵尸
谁知道嘉耘考虑以后,还是拒绝了,只是会去帮忙,她转头就把自己的规划说了,希望自己能走出一条路,不靠任何人。
傅焱和白墨宸都希望唯一的女儿,健康快乐就好了,谁知道嘉耘有更大的梦想。
她一直在做法律援助的事情,她的梦想就是人人都能维护自己的权益。
霍斯年:「图片.jpg」「已落地!大家放心,期待你们的到来!」
妙人:「我们已经会合了!准时到达!」
霍斯年:「明天去马场,我先拖一下。等你们消息!」
火:「全都准备好了,只等男女主到来。」
墨染:「图片.jpg」「图片.jpg」「图片.jpg」
“嘉耘,我们走吧,我突然很想骑马。我们去安大哥家里看看吧!”两个人在庙里逛得好好的,霍斯年突然说道。
“啊?你不是说下午再去?”嘉耘有点摸不到头脑。
“嘉耘,走吧!车都来了!”霍斯年不容分说就把嘉耘拉走了。
路上的时候,霍斯年一直就很紧张,他心里把流程都念叨了一遍,告诉自己千万哆嗦了,不能搞砸了这件事儿!
自己爸妈也来了,只不过不太会玩手机聊天软件,还在摸索中。
白家这边,嘉禾和司浅也来了,两个人结婚以后一直没有度过蜜月。这次就当是度蜜月了。
司浅是受伤以后才转到内勤的,功夫还在,所以骑马也是会的。她跟嘉禾十分默契。
火:「我们准备好了,到东边帐篷来。」
消息是十分钟以前发的,这个时候霍斯年才收到。这边的信号多少有点不好。
他若无其事的合上手机,心里在想,到底该编一个什么理由,才能赶紧开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