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沈家嫡女退婚後,禁慾殘王破戒了 線上看-第一百九十八章 事情敗露閲讀

沈家嫡女退婚後,禁慾殘王破戒了
小說推薦沈家嫡女退婚後,禁慾殘王破戒了沈家嫡女退婚后,禁欲残王破戒了
“嫣然,兰儿说的是不是真的?”
沈倾月带着上一世的记忆,自然相信这绝对是沈嫣然能够做出的事情,但是祖母和父亲母亲在这里,她自然不能表现得太过于反常。
“姐姐,妹妹绝对没有要害你的心思呀,都是兰儿这个婢女,心思不纯,整日里说一些姐姐的坏话,妹妹是不相信的。
騙親小嬌妻 吃吃吃吃吃吃
这兰儿想要撺掇我害你,我以为她也就是说说,便将她训斥一番,谁知她竟然自己谋划着想要毁姐姐的清白,妹妹也是被她害得失了清白。
这件事情若是妹妹做的,怎么会将自己的清白给毁了,姐姐反而安然无恙呢?”
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沈嫣然,脸上丝毫没有半分悔意,全然将事情推在了侍女兰儿身上,完全没有半分主仆的情谊。
憧れの姉ちゃんがギャルになって帰ってきた夏休み (COMIC アナンガ・ランガ Vol.61)
沈倾月心中感慨,沈嫣然可真是心狠呀,上一世自己错把恶狼当绵羊,不仅被她弄得身败名裂,就连性命都丧在她手里,如今自己却不会再像上一世一样蠢笨。
诱惑 / 小姨子的诱惑
“妹妹,我们两人一母同胞,是最亲的姐妹,姐姐以前总是觉得一个人孤单,多么渴望能有一个弟弟或者妹妹,如今愿望实现了,没想到妹妹竟会如此这般。”
说着,她便红了眼眶,是为上一世的自己委屈悔恨,也是为了今日的愤怒,拿起袖子抹了抹眼泪,继续道。
“你只说是兰儿做下的,可兰儿只是一个侍女,往日并没有在明月轩做过差事,我对待下人从来都是客客气气,从未因为身份尊贵而苛待下人,兰儿怎会谋害我的名声?
我同兰儿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兰儿害我的目的和动机又是什么?”
沈倾月虽然说话温柔,却字字犀利无比,直戳沈嫣然的要害,兰儿一看大小姐如此慧眼如炬,心中觉得大小姐只要弄清了事情是二小姐做的,自己说不定就能够逃过一劫了。
“大小姐,这都是二小姐做的,奴婢有错应该及时阻拦大小姐,早些通知大小姐的,幸亏大小姐安然无恙,奴婢该死,求大小姐明察,饶恕奴婢一命,呜呜呜……”
兰儿膝盖疼得已经失去了知觉,如今满头冷汗,嘴唇苍白,若不是自己快要没命了,早就已经昏过去不管不顾了。
老太君气得想要再扇这个孙女儿,却被沈嫣然给躲了去,老太君扑了个空,差点摔倒,被儿子沈之卿给扶住了。
我在后宫漫画当反派
一向脾气很好的沈之卿看到母亲被女儿闪得差点摔倒,本就愤怒的他,看着地上的女儿,觉得实在是不可思议。
若不是她长得和大女儿一模一样,他是不会相信自己平白多出一个亲生女儿,还是这样歹毒心思,陷害姐姐的。
“沈嫣然,你流落在外十多年,皆是父亲和母亲的疏忽,与你姐姐有何干系?你说,为什么要陷害你的姐姐?
你的姐姐到底做过什么事情,令你恨她至此?他已经被迫嫁给睿王了,不日就会出嫁,你们姐妹相见的日子还能有几次?为何下如此狠手?今日你一定要给我说清楚!”
这次,沈之卿彻底没了耐心,人证物证俱全,那上官凌来求见大女儿,大女儿根本就不知道上官凌登门的事情,更加不知道悦来客栈,二女儿一手策划,却不知道哪里出了岔子,竟然贼喊捉贼,想要推在大女儿身上。
侍女兰儿做了证明,说了出来,她竟然有全部推在一个侍女身上。
沈嫣然不可置信,父亲就这样相信沈倾月,她本还无辜可怜慌乱的脸色,瞬间变得有些狰狞,忍着身上的撕裂之痛,慢慢站了起来。
“呵呵呵……父亲问得好,我为什么要陷害大姐姐,大姐姐她从小出身侯府,受万千从爱,父亲和祖母无条件的信任和疼爱,嫣然呢?
从嫣然回来之后,祖母可有对姐姐一般的疼爱心思花在嫣然身上?父亲又何曾关心过我?
母亲虽然疼爱嫣然,觉得亏欠了女儿诸多,却可曾有人问过女儿,这些年在外面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你们不问,我来告诉你们,自打我记事起,我那养父母有了自己的儿子和女儿,所以我的存在可有可无,若不是我还能够日日洗衣煮饭喂牛干活,还能再出嫁的时候给他们赚些银子,她们早就打死我了。
每日不是谩骂就是殴打,做的饭菜多了浪费粮食要挨打,做的饭菜少了,弟弟妹妹没吃够,我没得吃就算了还要挨打。
弟弟妹妹摔倒了,我没有垫在下面还要遭受毒打,我有什么错?难道错在我是忠勇侯府的女儿,却没有生在忠勇侯府?错在我没有福气待在父亲母亲和祖母身边长大?
是你们,是你们将女儿弄丢的,女儿受了这么多年的苦,我讲的还只是凤毛麟角,若是姐姐换了我,在那恶毒的夫妇身边长大,说不定比我还恶毒千万倍!”
如今事实摆在眼前,沈嫣然不承认也不行了,只得说出这些年悲惨的遭遇,让江氏这个老太婆和这个一心偏袒姐姐的父亲难看。
杜玉莲一直觉得亏欠女儿许多,在她回府之后,便想方设法的对这个女儿弥补,却没想到她这些年来竟然受了这样多的苦,心中的戾气竟然这样重。
悠閑 鄉村 直播 間
“嫣然,母亲知道你受苦了,可你不说,父亲和母亲如何得知你受了这样多的苦?
如今你总算是回来了,母亲个父亲还能够对你弥补往日的父女母女之情,届时为你寻一门合适的婚事,让你风风光光的出嫁,不用再遭受那样的苦难生活。
为何你却执念想要陷害你的姐姐,不相信父亲和母亲呢?你姐姐她也是无辜的呀,难道是你的姐姐让你受了那样多的苦吗?”
沈嫣然心中的怒火还没有发完,只觉得母亲说的都是没有用的话,父亲还是会忙于公务,祖母还是会偏爱姐姐忽略自己。
她要的不是这些,是独宠!
“母亲说的轻巧,为何我同姐姐一起出生,她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我却过着这样那样黑暗无光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