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寒門宰相 線上看-四百九十六章 西北大捷熱推

寒門宰相
小說推薦寒門宰相寒门宰相
崇政殿内,百官们皆是喜气洋洋,连韩琦,曾公亮,欧阳修等宰执,及文彦博等枢府官员也都是穿了一身吉服至殿上向官家道贺。
自宋军连败于西夏后,已是有多久没有这样一番吐气扬眉的大胜了。
而官家坐在崇政殿上面无表情地接受了百官的朝贺。
众官员们都是由衷地从心底佩服, 这才是人君之表,喜怒不动于色。之前官家在仁宗皇帝大丧时不哭,如今宋军大胜时不喜,可知官家这养气的功夫已是深至了极致。
黑色曼陀罗
不过也有些官员则是奇怪,官家不苟言笑是可以理解,但怎么看起来反而有些闷闷不乐呢?这也太奇怪了,宋军好容易在西北打了场大胜战,挽回了国家对西夏屡战屡败的颜面, 但官家也不应该是这个不喜反忧的反应么?
当然也有的官员看到了第三层,这莫非就是范文正公所言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么?
果然我等与官家的境界相比还是远远不够啊。
当然还有官员认为这一次大捷,完全是边臣故意掩败为胜,实际上宋军大败于西夏,故而官家不得已要装作打胜了的样子接受百官朝贺,实际上却是暗暗发愁。
这一波的官员可谓站在了大气层。
无论怎么说,官家便是如此,全程无表情地接受了百官的拜贺。
到了后殿时,韩琦,文彦博等两府宰执入座, 商议大胜的后续之事。
文彦博先与官家讲了此战的经过。
八月时夏主李谅祚为报夏使被章越等折辱之仇, 兴兵十万进犯大顺城, 柔远寨。
环庆路经略安抚使蔡挺分兵驻守, 他认为大顺城坚固, 并未派重兵防守, 只是命士卒在城外多布铁蒺藜。而柔远寨城防不固,故派副总官张玉驻重兵防守。
李谅祚屡攻大顺城不克, 亲自至城边督战,被宋军的强弩射透其甲,李谅祚见打不下大顺城又转攻柔远寨,结果张玉率军三千夜袭夏军,夏军溃败。
而夏军败绩,西北震动,秦州签判王韶乘西夏败退之势,击败青唐番人声威大震,得到了三万番人归附。
故而陕西转运使薛向将两事并作写入露布进京告捷,宣告大顺城之战获胜,同时禀告李谅祚知罪言开战之事乃边吏所为,故而遣使来求和。
這號有毒 幼兒園一把手
韩琦,文彦博在朝多年了,都是老狐狸那等,他们看得出蔡挺所报的大顺城之战虽胜,但不足以称作大胜。
不过宋军被西夏人压着打了十几年了,好容易有一场防守反击的胜利,称作大胜也不为过。
同时西夏请和也是老套路。
韩琦,文彦博都表态道:“夏人请和不过是故计, 不可当真。”
欧阳修亦道:“陛下,臣以为夏人狡狯多诈而善谋, 强时则叛,弱时则请和。叛乱时则利于掳掠,侵犯边境,请和时则多请岁币,开放盐禁,故而自庆历以来本朝向西用兵,西夏人叛服不常,守臣至今未得要领。”
官家问道:“那还是继续打下去不成?”
欧阳修道:“宋夏交恶,曲在元昊,而用兵之祸,乃朝廷不得已而为之。天下百姓皆支持朝廷向西夏用兵。”
官家摇头道:“朕看还是趁着此番大胜先与西夏人议和便是。”
对官家来说,击退西夏便好了,如此朝堂上还有更重要的事来办。
社长!我是您的秘书。
副枢密使陈升之上前奏道:“若要议和,至少也要让夏人送质子入朝,并归还灵州,如此方可答允。”
不过官家仍是急于趁胜议和,众大臣们都只好答允了。
韩琦道:“陛下,此番大顺城之战多亏守臣蔡挺谋略得当,应该重赏才是,还有王韶出其不意招降三万番人,其功更在蔡挺之上更当重赏。”
“臣还记得是章越举荐王韶出任边臣,此举荐之功亦当赏赐。”
韩琦说完,顿见得官家脸上不好看了。
在场几位宰相都知道,蔡挺是谁?之前刚刚被贬出京的谏官蔡抗的亲弟弟。
还有举荐王韶的章越……
这赏赐该如何给呢?
而此刻章越带着家小三十多人,行走在汴京的街道上,离他不远处便是城门。
章越骑在马上看着这一幕幕熟悉的景色,而十七娘母子则留在马车之中。
熙熙攘攘地人群,八月的暴雨令汴京成为泽国,但如今一切灾害过去,汴京城又是当初那繁华热闹的汴京城。
章越乘马行走,忽听身后传来急促的马蹄声。
“度之,度之!”
章越回头一看,原来是韩忠彦。
章越勒停了马。
韩忠彦责道:“度之,怎么好不辞而别呢?”
章越道:“也不算不辞而别吧,我就住在汴京近郊,你有空随时可来看我,只是怕以后你贵人多忙,看不上我这一介草民而已。”
韩忠彦上下看了章越一眼笑骂道:“你这拐弯抹角地骂谁呢?我韩大是那等捧高踩低的小人么?快与我赔不是,否则要你好看。”
章越笑道:“好了,韩大官人,是我说话没分寸行了吧。有劳你,还特意来送我。”
韩忠彦笑道:“谁送你来着,是了,我方才听说了西北捷报了,王韶在古渭寨招抚三万番人。他如今已是奏请朝廷在古渭寨改寨设军。”
“度之伱可知道,朝廷有多少年没有开疆扩土了,若设军之事成功,这件事便是值得大书特书的功劳。不仅王韶有封赏不说,你是举荐王韶之人也是有功劳,官家一高兴如此就不用罢官。”
“我是急着来告诉你此事的。”
章越闻言笑了笑,倒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王韶。此人这一次倒是真的出头了,立下了这么大的边功,封赏肯定是有的。
章越道:“我当初与你说王韶似班定远,你如今可是信了吧。”
韩忠彦大笑道:“信了,信了,度之你真是慧眼识珠啊,从哪里找得如此厉害的人,能文能武立下这等功劳。”
章越道:“这等识人的本事我还能教给你了?”
二人说说笑笑,韩忠彦道:“爹爹说他会向官家保荐你复官,你暂不用先走,在此多等候一二,估计会有旨意。”
章越听了心想,若是这时候皇帝又启用自己,如何办呢?
想到这里,章越看向了皇宫的方向。
而此刻三司之中,韩绛与蔡京正在谈话。
蔡京将交引所运转之事一一禀告给韩绛,其实这几年来章越几乎作了甩手掌柜,交引所内大小之事都是由蔡京一手操办的。
蔡京讲完后,韩绛对他的精明能干赞叹不已道:“元长,真可谓是奇才矣,真恨不得早知元长三年。”
蔡京心底大喜,面上谦虚地道:“下官有什么本事,这一切都是章判监传授的。”
韩绛见蔡京不将功劳揽在自己身上,而是推让给自己的举主章越更为欣赏。
韩绛当即让蔡京坐在自己的下首言道:“你是否有意仕途上更进一步?”
蔡京垂下头掩饰住心底的狂喜言道:“元长以后一切唯计相之命是从。”
韩绛点了点头道:“那以后我便作你的举主吧。”
蔡京激动得几乎浑身颤栗,他知道因为章越的举荐,他得到了韩绛的赏识和信任,一条青云之路于他面前正缓缓展开。
而此刻在皇宫之中。
官家听了韩琦之言道:“如今还是以议和为重,若是大肆渲染边功,会令边将生出寻衅之心来。这古渭寨设军也是暂时放一放。”
“依朕看来,便手诏褒奖蔡,王二人便是。”
韩,文二人都吃了一惊,这么大的功劳仅仅是写个诏书嘉奖一番就是了?
韩琦道:“陛下,若是如此怕是会寒了边臣们的报国之心啊。”
官家道:“韩卿所言朕是明白的,朕也没有说现在不赏,以后再寻另一个由头赏了便是,如今需早与夏人议和为上。”
说到这里,官家摆了摆手表示不必再议了。
韩琦坚持道:“韩王二人可慢慢封赏,但是陛下以章越之才,如此放他罢官,朝廷怕是损失了一個人才啊?”
官家道:“人才?本朝最不缺的便是人才。依朕看苏轼之才便胜过章越,还有这一次制举的范百禄与李清臣亦是人才。”
……
章越目光从皇宫处收回后,对韩忠彦道:“师朴,你是不是戏文看得太多了,以为每一个皇帝都可以在最后一刻明辨忠奸,幡然悔悟么?”
“或许他们也知道谁是忠奸,但是即便是明知道错了也不会改的,因为他们觉得人才那么多,缺你一个也不过是太仓失一粟而已。既是要为官,我从第一日起便告诉自己,不要将自己当一回事。”
韩忠彦急道:“度之……你真的不等一等么?”
章越失笑道:“师仆多谢你的好意了,以今上的性子是万万不会将我召回的。”
说完章越在马上向韩忠彦抱拳,策马而去。
韩忠彦听得章越忽然放声长吟道:“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韩忠彦在马上看着章越的背影远去,也不知过了多久,下人送了一封信来。
韩忠彦看了信后,用力地在空中一抽马鞭言道:“神了,真如他之所料。”
Ps:历史上大顺城之战是治平三年四月打的,提早了半年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