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仗劍嘯蒼穹笔趣-三四三 平三番遙望魂島 探異族再聞秘辛 二六展示

仗劍嘯蒼穹
小說推薦仗劍嘯蒼穹仗剑啸苍穹
朝阳城,青年咬着牙,看着郑凌霄,许久后才愤恨地开口道:“杀父之仇,不可不报,虽然现在我还打不过你,不过却不代表我一直都打不过你,可是,杀死我父亲的不光只有你们这一行人,还有那可恶的巫神教,所以,我现在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灭了巫神教,灭了魂巫族!”
此言一出,顿时就将所有的守备将军家的人都吓了一跳,其中一名看起来端庄大气的妇人不顾一切地跑到了青年的面前将其挡在了身后说道:“诸位大人,看你们先前所为应该不是那种大奸大恶之辈,我儿子他刚才只是被气糊涂了,说的话不算数的,如果你们心中有气的话,就杀了我吧,他还年轻,请你们无论如何也要放过他一条生路啊!”
青年凄厉地喊了一声“母亲”,正想要扑上来将其护在身后,却是惊骇地发现自己动不了了,郑凌霄冰冷的话语传来:“你的确是很有骨气啊,不过有时候骨气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可不是只有你自己一个人咯,现在想一想,这个代价你是否付得起,你的家族可是还有这么多的人呢!”
青年闻言怔住了,他茫然地看了众人一眼,口中却是在喃喃的道:“不对呀,这和书上讲的不一样啊,书上明明说祸不及家人的,可是这些人,他们又怎么能违背书中所说的规则呢,他们怎么能啊,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众人闻言都是一阵的沉默,原来这所谓的第一天才也只不过是一个被保护得太好而只懂得死理的优越青年罢了,郑凌霄也没有了想要试探他的心思,叹了口气道:“哎,算啦,念在你从未作恶的份上,今儿个便不杀你们啦,我是凌华宗的郑凌霄,你要报仇只管来找我,当然,既然要来,就要做好被杀死的准备,现在你们都去吧。”
话音落下,也不啰嗦,便带着众人快速地赶到了城主府,而这时候,涂永刚已经将所有的城卫军都集中在了门前的广场之上,郑凌霄到来后也不废话,直接开口道:“我等在此杀戮的原由想必你们已经知晓,而你们这些人的手上都不干净,原本我等是要除恶务尽的,可是,上天有好生之德,我等也不愿多造杀孽,便给你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说完,他便指着自己带来的一个人,这人穿着虽然有些狼狈,不过还是有很多士兵都认出了他来,不由得惊声呼叫道:“法曹大人,这···这竟然是失踪了三个多月的法曹大人,原来他是被巫神教的人给虏去了!”
郑凌霄没有废话,继续开口道:“你们认识就好,今儿个便由你们的法曹大人暂代城主之职,尔等需在他的领导吓好好治理城池,安抚百姓,若再有作奸犯科者,杀无赦!”
这一番话顿时就让一众城防军都不禁松了口气,同时也高声地应和了起来,之后郑凌霄便将缴获来的一些财富、粮食等物资交给了这位新任城主后便带着众人飘然离去。
林辉镇是朝阳城边界的一座小镇,也是非常普通的一座人数只在三万多的小镇,走在这古旧的街道上,看着那些穿着普通的人都是无比悠闲懒散的样子,欧阳蓉十分的不解,她忍不住开口问道:“金夫人,为什么这里的人都是这个样子啊,难道他们都不想过更好、更富足的生活吗?”
金夫人微微一笑回答道:“呵呵,当然不是啦,只不过是因为他们居住得非常的偏远,没有什么激烈的竞争,久而久之就养成了这种优先懒散的作风,也正因为此,他们也就没有多大的本事和见识,自然欲望也就少了很多,不过这样的环境却是少了很多的争斗,没有什么烟火的气息。”
前方,默啜开口道:“主人,天色已经不早啦,咱们还是在这里休息一宿,补充以下物资,出了这林辉镇就是千里的荒草地,过了草地就是咱们的目的地——槐林镇啦,再往后走个几百里便有一处连绵起伏的庞大山脉,而魂巫村就在那山脉的一处大山谷之中,那里却是有一座天然的禁空大阵,谁也飞不进去,而要想进入那山谷,便只有一处入口,镇魂军就驻守在那入口的前方!”
一哥掐着下巴道:“就算是有禁空大阵吧,可是修为高深的人也不是不可以从后面绕过去的呀,可是我记得你说过,没有可能从其它地方进入的,这又是怎么回事?”
默啜回答道:“在那山谷的背面是一处绝地,就算是魂巫族的人进去了也都没有出来过,没有人知道里面究竟是怎么回事,就算是涅槃境的独孤玄霖都没有想要进去一探究竟的意思,因此那里也被叫做生命禁区!”
龙巧儿闻言却是眼睛一亮,立即兴奋地问道:“小五,要不然等咱们把事情都解决了就去那生命禁区看一看如何,说不定里面就有什么不得了的宝贝呢,嘻嘻。”
杜灵萱忍不住就在她的小脑袋上敲了一下,呵斥道:“你个妮子就是个不安分的因素,难道你就没有听出来吗,那里面可是连魂巫族都要死的,也就是说他们的魂体都被灭杀了,那样的地方是随便能够进去的吗,什么都不知道就贸然的往里闯,你是在找死啊!”
龙巧儿捂着脑袋委屈巴巴地看着一哥道:“不是说我们武者需要锐意进取,不惧艰险的吗,怎么现在听到了有这么奇怪的地方,却又止步不前了呢,哼,都是你们说了算。”
一哥看着她呵呵一笑道:“所谓的锐意进取,你也要有进去的目标啊,而不是乱闯,不畏艰险,那也要有冒险的价值啊,现在就只知道那里是生命禁区,是绝地,进去的人都死了,可是里面有什么却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去闯也不知道,你这个就叫做鲁莽,而不是进取!”
龙巧儿只是娇哼了一声却没有再说什么了,林辉镇的确是一座十分朴实、安宁的小镇,众人在这里美美的睡了一觉,整个晚上都没有任何的事情发生,直到他们用完了早饭,走出了镇子,那种安宁祥和的氛围都还萦绕在身边,突然,默啜指着前方三千米外的一大队推着大车的人低声说道:“看,那便是丽春城分舵的人,那些黑布的下面必然是大铁笼子,咱们要不要在这里将他们给截下来!”
郑凌霄一伸手,拦住了跃跃欲试的龙巧儿几女道:“不要,在这里把他们拦下来容易,可是接下来的那些小孩子咱们可没有办法处理,也就只能将他们送回这林辉镇,可是如此一来所引起的震动可就掩藏不住了,那么接下来的小孩子就很有可能会被直接送往魂巫村,而不是停留在槐林镇等待了,反正现在这些个小孩子都不可能有危险,我们不如就尾随着,等到了槐林镇再动手,那样还可以救下所有的小孩子!”
众人闻言都表示明白,突然,吴星魂提出了一个很有水平的问题:“小五,我想了很久都没有想出个头来,你们说这林辉镇难道就不奇怪么,距离镇魂军如此之近,可是不管是当初出来的魂巫族人也好,还是后来的巫神教教徒也罢都没有动他们,这是为什么?”
听到了这个问题,众人都是一愣就连郑凌霄都是一愣,这时候才反应了过来,喃喃道:“是啊,为什么这座林辉镇会保存得如此的完整,就仿佛是外面的一切腥风血雨都与他们没有关系一样,照理来说,这么的一座小镇,就算是镇长有了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在如此的压力之下保得住这座镇子,这其中绝对有古怪!”
紫悦轩却是摆了摆手,毫不在意的道:“切,我觉得恐怕就是你们想得太多了,说不定啊就是一个很简单的解释:兔子不吃窝边草!”
杜灵萱摇了摇头道:“不对,无论是魂巫族还是镇魂军又或者说是巫神教都不是兔子,没有兔子的这个习性,我觉得他们根本就不可能留存着距离自己最近的这个镇子,这其中肯定有什么原因!”
“哎呀,这个有什么好想的吗,默啜就在旁边,问问他不就知道啦,你们啊就是不知道用简单的办法!”龙巧儿道。
默啜立即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程翠平猜测道:“你们觉得是不是巫神教需要在其中隐藏一些他们的探子或者是眼线之类的人在其中,毕竟,如果有人来进攻巫神教的话,他们是必须要从这林辉镇经过的。”
众人闻言都不自禁地点了点头,一致认为这是一个比较合理的解释,千里距离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众人一路慢行,大约花了半天的时间才穿过了那一片什么也没有的荒草地,远远地就看见了一座规模比起林辉镇来大了十来倍的镇子,在这镇子的左边就有一片稀疏的槐树林,在镇子口有一队身穿黑袍的人就仿佛是城门卫一样站在那里,当那一队运输小孩子的队伍到达的时候,双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很快地,那些人便被放了进去。
郑凌霄冲着杜灵萱使了个眼色,后者点了点身形顺便化作了一条黑线朝前冲去,欧阳蓉只感觉到自己的眼前一花,下一秒就有利器刺破皮肉的声音传来,刚好再众人来到镇子口的时候,那些黑袍人的喉咙上都插着一支箭矢倒在了地上,可是,令她感到心颤的是,整个过程竟然没有听到一点箭矢破空的声音!
郑凌霄低喝一声:“跟上,那一队人就在前面,不过路上还有些钉子,一哥,交给你啦,不能让他们发出一点声音,阁老,左边的房子里还有一些小杂鱼,迅速解决,不能有半点的声音,其余人全部跟上!”
槐林镇距离入口不远的地方有一栋二层的小木楼,楼中正对大街的一扇窗户后面正有一名瘦削的男子站在阴影之中,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刚过去的车队,发现没有什么问题后微微地送了口气,可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喉咙一痛,下意识地抬手捂住了喉咙却是阻止不了鲜血的流出,嘴巴开合却是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公羊修冷笑一声,身形一闪又去往了另外的一个地方,直到十多个呼吸后,郑凌霄一众人才从这里经过。
前方五百米处,车队从几名看起来似乎是坐在自己家门口晒太阳的懒汉身边经过,在另一边还有几个做小买卖样子的人正在那儿大声叫喊,然而,他们的眼睛却都死死地盯着那经过的车队,直到走远了也没有发现任何的问题,这些人刚松了口气,却有猛地眼睛瞪大,就在欲要叫喊出声的时候却是猛然发现自己根本就发不出任何的声音,而意识却也很快地进入了一片黑暗之中,与此同时,一哥和龙巧儿的身形一闪即逝,下一秒,前方不远处的左右两道人影由捂着喉咙倒了下去,却是连重物落地的闷响声都没有发出。
车队朝着镇子的北面缓缓行去,这一路上他们竟然都没有发现后面所发生的事情,因为在镇子里他们有严格的规定——无论何人都不允许东张西望,也不允许交头接耳,郑凌霄一行人就这么在他们后面百米的位置尾随着,时不时地,在确认了没有阵法机关之后,欧阳蓉等人被允许进入两旁的屋子查看究竟,不过一路来的屋子却都没有什么异常。
突然,程翠平从一间看起来十分简陋的民房中跑了出来,对郑凌霄手语道:“快来这里看看!”郑凌霄目光一闪,示意其余人继续跟着车队,自己则随着程翠平进入了那屋子之中。
晃眼看去,这就是一件十分平常的屋子,没有任何的特别之处,然而,程翠平却是径直地来到了里屋,指着墙角一个仅供一人通过的地道口,从那里的痕迹来看,原本应该是放着一个衣柜之类的重物将那入口给遮盖起来的,不过,这都不是最奇怪的地方,真正令小少年重视起来的是,在这入口竟然有一道禁制光晕,散发着极其微弱的禁制波动,要是神魂力不够的人根本都感受不到,想必程翠平就是隐隐地感受到了这波动才将其找到的。
郑凌霄来到了地道口,检查了一番却是发现这禁制并不强,想来并不是用于封印,只是用来隔绝气息或者是声音的,随手将其破除,却并没有听到里面有什么声音,仔细一听却又有均匀的呼吸声,可以判断出,里面的人绝对不少!
我是葫芦仙 不枯萎的水草
郑凌霄冲着程翠平打手势道:“这下面应该是一处十分宽敞,或者应该说是广阔的地方,不过里面没有什么强者,全都是普通的成年人,想来这些就应该是魂巫族所抓来的宿体,不过却是不清楚为什么没有直接送进去,我们去看看!”
接着他便跳了下去,程翠平也没有迟疑,紧随而下,然后又一挥手布下了一道禁制,小心翼翼地穿过了一条五六米的走到,前方豁然开朗,竟然是一座无比庞大的地下城,确切的说应该是一座地下牢狱,然而,不同的是,这里非但没有阴暗潮湿,还十分的亮堂干燥,空气也非常的清新,并没有什么怪味,牢房也是一间一间的小单间,一排排、一列列的十分整齐,每一间牢房中都关着一个人,或男或女,不过他们的身体看起来却是非常的健康,郑凌霄用神识一扫,惊讶地发现,这些人根本就没有受到任何的虐待,更难以相信的是,他们每一个人的经脉都被人用药物给贯通,若是要修炼的话,进境一定会非常的快!这里一共有一万间牢房,其中有大多数的人都在睡觉,小部分清醒的人也都只是安静地坐在了那里,眼中没有什么光彩,很显然,这是长时间受到精神折磨的现象。
突然,在远处的一间牢房中有一名中年女人尖叫了一声,站起身,脑袋直接冲着最近的铁栏杆撞了过去,很显然,她是精神崩溃,想要一死了之,可是,就在她的脑袋撞上那铁栏杆的时候,栏杆却是随着她的头弯折了下去,直到她的冲击力全部消失,女人的两只手愤怒地抓着另外的栏杆拼命地摇晃,然而,那里的栏杆却是无比的坚硬,任由她怎么折腾却都是不摇不动,女子就仿佛是疯了一般,拼命地折腾,可是却根本就是无济于事,最终,她的力气被彻底耗尽,只能颓然地坐在了地上,双眼无神地望着天花板。
面对那女子的疯狂,其余的人却仿佛是见怪不怪了一般,被吵醒的人也不过就是翻了个身,然后又继续睡去,就连一个看热闹的人都没有,看着这样的情景,程翠平没来由地打了个寒颤,感觉有一种无名的恐惧,手语问道:“怎么办,这些人我们要救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