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我在妖邪世界無限制升級》-第二十章 殷家大小姐看書

我在妖邪世界無限制升級
小說推薦我在妖邪世界無限制升級我在妖邪世界无限制升级
“今天是举子试放榜的日子,平山县所有秀才都在眼巴巴的等着呢!”
望江楼三楼靠窗的雅间里面,小柔看着街道上如蚂蚁般挤在一起的书生,对旁边喝茶的宋思说道。
“才高八斗、学富五车、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小说传记里面的军师说的就是他们吧!”
穿越之農家好婦 小說
小柔靠在窗边,娇美的容颜和温婉的气质引得一众书生频频侧目。
“一群酸秀才而已,怎么能和小说传记里面的军师相比!”
宋思瞥了眼下面的书生,淡淡的说道。
“嘻嘻,少爷武艺高强,一力降十会,自然看不上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小柔捂着嘴轻笑两声。
小柔生的漂亮,又正值青春年华,如同含苞待放的花朵,娇艳美丽。
奈何太小了,苦了孩子,委屈丈夫。
“文韬武略,皆有长处,没必要分个高低。”
宋思摇了摇头,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
距离击杀行僵左手已经过去了五天,这期间宋思利用小弟勾引,成功找到右手,但剩余的躯体却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只能暂时作罢。
除此之外,衙门内的反应也有点出乎意料。
那闫捕头稍微试探一下,被宋思强硬反击后便没了后续。另外两个捕头则是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表示,既不亲近,也不疏远。
思索一番,宋思差不多知道了他们的想法。
富家子弟不去吃喝嫖赌,不好好当个纨绔,去衙门当捕头?
怕是脑子有病!
稍微试探一下,如果好欺负,就趁机捞点好处。如果不好欺负,那就尽量远离。
什么时候玩够了,估计就自己走了。
惹不起,又不会影响到自己的利益,何必去招惹麻烦呢?
这些人的想法很正常,但跟宋思的情况不太一样。
他的目的不是玩,而是为了行事方便。
不过宋思也没跟这些人打交道的想法,一群顶破天炼皮境的武夫罢了,掌握的普通武学最多也就是大成境界,碰到邪祟连炮灰都当不了。
“让开让开!耽误了放榜时间,你们谁承担的起!”
一声吆喝由远及近,很快便到了望江楼下面。
一人一马,长刀软甲,虽然只是荆国官兵最普通的制式装扮,可穿在身上仍旧感觉英武不凡。
这官兵一路穿过人群来到望江楼下面的告示板前,小心的用米糊将手中的榜文张贴好。
一众书生眼巴巴的盯着官兵,或兴奋或紧张,复杂无比。
“举子试第一,平山县林琅!”
“举子试第二,……”
“举子试第三,……”
随着喊声响起,周围的书生们一片哗然,全都将目光转向了不远处靠着树干打盹的年轻人。
“看样子他就是这次举子试的第一名了,没想到第一名竟然出在了咱们这里。”
小柔看向不远处的林琅,等看清楚林琅的面容时呼吸不由得一窒,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厌恶之色,“本以为是个俊俏公子哥,谁料到竟然是个酒鬼相,可惜可惜!”
“读书并不是简单地事情,想考上功名便需要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
宋思随口说了一句,目光瞥了林琅一眼,同样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刚才听到小柔的话,他还以为林琅不过是和普通书生一般面黄肌瘦,可这一眼看去却并非他想象的那样。
眼眶深陷,眼袋发黑,面色苍白,嘴唇青紫,分明就是早亡之相。
这样的面貌应该是人死后才会出现,可林琅明明好端端的站在那里,让宋思十分疑惑。
林琅高中举子试第一名的消息像风一般飘散出去,一些和他关系不错的书生簇拥着进入了望江楼,嚷嚷着要他请客,而林琅显然心情大好,十分爽快的答应了。
看着消失在视线中的林琅,宋思摇摇头并没有太过在意。
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书生罢了,别说只是举子试第一名,就算高中状元又能如何。
在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有妖魔邪祟出没的世界,唯有强大的力量才能保护自己。
“没想到啊,林琅竟然中了举子试第一名。我记得林琅家徒四壁,怎么会有银子去打点?”
一道窃窃私语的声音从隔壁传来,立刻引起了周围人注意。
“谁知道呢?好像是从半个月前开始吧,林琅突然间变得有钱了,出手阔绰,说话也不再像以前那样木讷,就跟换了个人一样。”
“你说他是不是傍上了殷家大小姐,据说那殷家大小姐年纪不大,却如狼似虎,聘请的好几个塾师都被榨干了。”
“嘘,小心隔墙有耳。不过话说回来,看林琅那副病痨鬼的样子,十有八九。”
旁边雅间的声音慢慢小了下去,两个人很快就把话题从林琅高中举子试第一过渡到了风月之事上面,言词也越发猥琐起来。
穿梭时空的商人 小说
“殷家大小姐?很有名吗?”
宋思脸上浮现出一抹疑惑之色。
“殷家曾经是平山县的中等家族,但上个月遭逢大祸,一夜之间死的只剩下大小姐殷悦儿。”
小柔想了想,继续说道:“从那之后,殷悦儿性格大变,经常邀请一些身怀武功的男人进入后院游玩。”
“原来如此!”
宋思点点头,听小柔细细叙说,很快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曾经的殷家坐拥上千亩良田,数百个佃户,每年收的租子加起来差不多能有千两。
再算上其他一些生意,在平山县也算小有实力。
正常情况下,这样的家族只要别惹出乱子,一般不会引起太多关注。
但最近发生的事情,却将殷家推到了风口浪尖。
一个女人想要撑起一个家是很困难的,特别是漂亮的女人。
作为平山县有名的美人,殷家老爷死后连头七都没过,家族里的下人就开始有了想法,以至于直接付诸行动了。
殷家府邸内发生了什么,除了殷悦儿之外没有人清楚,只知道几个下人出来的时候眼眶深陷,浑身发抖,没过几天就都死掉了。
这件事情据说在当时引起了很多的闲言碎语,但很快就平息了下去。
畫媚兒 小說
在那之后,殷家大小姐又招纳了几个精壮的下人,可毫无例外,这些人最长的只待了三天就被赶出来。
也有好事者问过这些下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他们都只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怎么也不肯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