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遼東之虎討論-第二百一十四章推薦

遼東之虎
小說推薦遼東之虎辽东之虎
没来过京城的人自然不知道这里面的猫腻儿,丐帮可以说已经成了京城地下势力的一股泥石流。在京城里面耍赖要钱,欺压其他地方来的乞丐已经成了常事。甚至暗地里,还做一些拐卖人口、绑票勒索的勾当。
这一次来东来顺,其实就是立威。李家的买卖不是有人罩着么?偏偏要找你开刀,只要摆平了你东来顺儿,就不怕别人不上道。
艾虎生没在京城混过,哪里知道这些门道。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家伙计欺负人,没想到却是自家的伙计被别人欺负。
“哼哼!光天化日之下打人,没有王法了。我们要去告官!”地上的两名乞丐看到来了主事的人,立刻变得气势汹汹起来。在地上躺着,一个杀猪一样的惨叫,另外一个指着艾虎生的鼻子要拉艾虎生去告官。
艾虎生当然不会说什么,老子就是王法之类的话。
想了一下,转身对着随身的小厮说了一句。那小厮立刻调头走了!
“就让他们在这坐着吧!”艾虎生扫视了一眼四周,果然人群里面有好多乞丐,怕是不下上千人。只要自己来硬的,这些乞丐就会一拥而上。到时候,法不责众就算是打死了也白打。
东来顺所有的伙计和管事,全都回到了门里面。任凭外面的乞丐鼓噪折腾!
“沈爷!这可怎么办?”不远处的墙头上,狗头军师看到艾虎生带着人退了回去,赶忙询问东城的丐帮头头九袋长老沈炼。
“哼!跟爷们儿拖,咱们拖得起他们拖得起么?门口臭气熏天,他这买卖还干不干了。没事儿,今天他们不出头,明天接着闹。直到把他买卖闹得干不下去为止!”
“老大,听说东来顺通官府。万一他们报了官,来拿人可怎么办?”
“那怕什么?咱们丐帮别的不多,就是人多。明天再找两个外省来的,让他们继续在这里闹。抓光俺们丐帮,嘿嘿!怕是把京城大牢都塞满了,也抓不完。再说,这是帮主交代下来的事情。不尽心办好,你我都没有好果子吃。”
“帮主也……!”
“禁声!”
“哦!”
艾虎生回到楼里面,看着外面闹哄哄的人群不说话。谢有财凑上来,以为艾虎生没有办法。小声说道:“艾爷,属下在京城里面还有些道上的朋友。您看……是不是……!”
“呵呵!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满京城都知道,这东来顺儿是李家的生意。有白云观的前车之鉴,还敢来咱家门前闹事儿。你以为,真的是几个乞丐敢做的?”艾虎生冷笑道。
“您的意思是……!这里面另有原因?”
“对方的来路还没弄明白,已经去找五爷了。希望他能够弄明白!张王二位师傅要尽快回工地去,刚刚已经去请了锦衣卫许大人出手。相信有锦衣卫镇场子,他们还不敢去工地上闹,只不过是以防万一罢了。当值的锦衣卫,每人每天给一两银子,好就好肉供着。真要是有人闹事儿,就让他们出手。”
“诺!”张麻子和王老三纷纷答应,立刻带着手下人离开了东来顺回工地。
艾虎生没想到,自己要面对的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棘手。
***************************************************************
李枭带着船回到了长兴岛,一年时间没有回来。长兴岛已经大变了样子,海边兴建起了转运码头。塔山上面有灯塔,山脚下一片片二三层的小楼一座挨着一座。
靠近码头不过百十米的地方就是军营,军营里面正有士兵们在操练。口号声喊得震天响,塔山另外一边“噼里啪啦”的枪声似乎在放鞭。
刚刚走下跳板,小玉就像是炮弹一样冲到了李枭怀里。
“坏大哥,去了那么久也不回来看看小玉。”小玉搂着李枭的脖子不撒手,树袋熊一样挂在李枭身上。李浩在边上搓着手,眼神非常热辣。
“大哥这不是回来了,这一次要在这里待些日子,好好陪着小玉。”一手抱着小玉,一手拉过羡慕不已的李浩。
码头上来迎接的人很多,穿着粗麻布工作服的渔老和稻富佑直。一身西方传教士服饰的汤若望,白色衣服下身穿裙子的姜大姐。最惹人注目的,当然就是胡子窜了满脸的敖沧海。
敖沧海的大脸一凑过来,想用下巴上的胡子擦小玉的脸,小玉立刻撒开李枭出溜到地上,躲在李枭身后。小脑袋露出来,对着敖沧海做鬼脸。
“一把年纪的人了,还和孩子闹。”李枭隐隐约约听说巧姐似乎生不了孩子,所以敖沧海对小玉和小浩格外宠爱,完全是当成自己家孩子一样。
“不和他们闹,难道和你闹。你身边那五个小鬼去哪了。”敖沧海疑惑的看着李枭身后,居然没有看到烧鸡兄弟。
“去京城帮着五爷做点事情。”李枭含糊的说了一句,敖沧海很聪明的没有再问。
李家的独栋别墅就在码头的另外一边,三层的小楼面朝大海。正午的阳光射在洁白的大理石墙砖上,散射着耀眼的光。楼前有一座小院子,院子里面有池塘还有小亭子。
池塘里面盛开着荷花,隐隐约约还能看到游荡在荷花间的红色鲤鱼。估计这东西是用来讨好小玉的,就是不知道到了冬天这些东西还能不能活下来。
刚刚进院子,就见到巧姐迎了出来:“早听老敖说你要回来,今天一大清早就准备上了。昨天让人出海打了海鲜,今天咱还是包饺子。”东北女人特有的爽朗笑声,连海浪的声音都盖了过去。
“我不在家,小玉和小浩多亏了您了。”李枭一手拉着小玉,一手拉着小浩给巧姐鞠了一躬。弄得巧姐不知道怎么说话,站在那里手足无措,觉得手放到哪里都不对劲儿。
“进屋吧!”敖沧海在李枭后背拍了一巴掌,然后拉了一把巧姐一行人说说笑笑的进了屋。
长兴岛的房子李枭还是第一次进来,一看就知道是出自敖沧海的手笔。进屋就是一间大客厅,想里面一拐是楼梯。一楼的大厅里面摆着一张圆桌,上面是水路分呈各色的海鲜。
“知道你爱吃饺子,包了几样馅儿的。这是鲅鱼馅的,这是对虾馅的。这是小鸡炖蘑菇,这是烧鸡最爱吃的烧鸡。那小子咋没回来?”巧姐忙前忙后的安排座位,嘴里不住的说话掩饰心里的激动。李枭现在是李家的当家人,也是这辽东跺一脚晃三晃的人物。能给自己鞠躬,那可是天大的面子。对于自己的出身,巧姐心里还是很介意的。
“行了!酒热好了就拿上来,俺们哥俩和两盅。”敖沧海推着巧姐去拿酒,老夫老妻的最知道巧姐在想什么。这时候如果不让她冷静一会儿,她会一直说,逮着什么说什么。女人的嘴就是这样,嘟嘟囔囔跟机关枪似的,很多时候烦得人脑浆子疼。
“哎!”巧姐答应一声,就进了后厨拿酒。
绝世农民 小说
小玉腻歪在李枭身边不肯走,眼睛贼兮兮的看着桌子上的饺子。
“怎么样,这岛上的变化大吧。”敖沧海乐呵呵的给李枭倒了一盅。
“何止是大,我怎么也没想到这才一年多就变成这样。”长兴岛的变化,的确让李枭有些始料未及。他以为长兴岛的建设,至少要个几年才成。
“旅顺的水泥窑一直都没闲着,就你这房子。前前后后用了不到一个月就盖好了,渔老整天待在兵工厂里面和那个老倭国鬼子不知道搞什么。你带回来那个洋和尚,弄了一家叫医院的地方给人看病。
满桂的族人我都让迁到金州去了,那里水草比这里丰盛得多。鞑子在那里也就百十人,还整天待在城寨里面。估计过不了几天,就得撤回到辽河北岸去。”敖沧海和李枭碰了一杯酒,开始和李枭说话。
小玉很乖巧和小浩一起吃饺子不说话,他们知道大哥和敖爷在谈正事儿。
“迁人的事情,你跟满爷说过没有?”李枭很怕是敖沧海自作主张,那如果满桂较真起来可就麻烦了。
神啊,让我穿越到古代吧!
“满爷提出来的,你也不看看这长兴岛到底有多大。又是盖楼房住人,又是盖医院给人看病。兵工厂占地足足有两百多亩,更不用说什么玻璃厂,被服厂,火柴厂什么的。地方都占满了,你让他们去哪里放牧。
金州水土好,那苹果咬一口酸甜酸甜的,能让你把舌头吃下去。再说那里被鞑子祸害的几乎没啥人了,地可劲儿的用。趁着现在鞑子不敢对咱们怎么样,先占了再说。”
“满爷提出的就好。”对于这些事情,李枭倒是乐见其成。蒙古牧人到底是需要牧场的,总是困在一个岛上算是怎么回事儿。现在他能有更加广阔的天地,估计满桂也很满意。
既然大家都满意,那自己断然没有说三道四的理由。
“抽一根儿?”敖沧海掏出一盒大前门递给李枭。
李枭接过来,敖沧海点着了火柴俩人对着点着了烟。
“也他娘的不知道谁说的,烟酒不分家。你还别说,喝酒的时候来这么一根,还真他娘的提神。好像酒也更香了,也不知道是咋个回事儿。你从哪弄回来这玩意,真他娘的神了。”敖沧海吐出一个烟圈儿,看着烟圈一圈圈的扩散,很是享受的样子。
“这玩意产在很远的地方,是红毛人带过来的。我在澳门遇到了一家红毛人,现在就在夷洲种植这东西。何可纲在夷洲,就是负责保护他们。应该过不了几个月,就会有船送来土豆玉米啥的。今年是赶不上了,明年咱们这里就种玉米。”
“土豆?玉米?啥玩意?”敖沧海从小就在城里混,长大了当兵拿刀,在军营里面混。从小到大,就没种过地。他哪里知道什么土豆和玉米,就算他种过也不会知道原产自南美的两大高产作物。
“都是高产的玩意,土豆这东西一亩地能产三四千斤。玉米这东西没有土豆厉害,但一亩地也差不多打上一千斤。土豆这东西大多数时候能当蔬菜吃,玉米当粮食一丁点儿问题都没有。只要锦州周围种上玉米和土豆,咱们的粮食就能够自给自足。”李枭知道,大明末期以后华夏人口就开始激增。
放眼华夏历史上,鲜有人口超过一亿的时候。许多专家找出一堆理由,其实最实在是理由就是因为农作物的产量太低。没有那么多的粮食,你当然养活不了那么多的人口。
明末之后远渡重洋来的土豆和玉米就不一样了,这种高产的东西不但生长期短,而且不挑拣土地。这两种高产的东西一经推广,到了清末的时候华夏的人口已经有了四亿五千万的基数。
“哦,这倒是不错。”敖沧海对亩产这东西根本就没概念,不过他也知道三千斤四千斤是个很大的数字。
“今后啊!咱们多多的种土豆,然后用土豆来喂猪。找个地方养上他几万头猪,到时候你得担心肘子多得吃不完,而不是吃个肘子这么费劲。”李枭看到小玉和小浩正在疯狂攻击一个肘子,敖沧海在边上看着咽口水,却没伸筷子。
相对于海鲜,敖沧海这种肉食动物肯定更加喜欢肥瘦相间的大肘子。
敖沧海算是长兴岛最高军事长官,李玉和李浩的地位更加不用说,他们都对肘子可遇不可求。可见,这年月是真没闲粮食喂猪。
至于打猪草喂猪,吃草的猪能长得膘肥体壮?
“我擦!那感情好,老子每天吃鱼吃得嘴里都淡出鸟来。你看看这里的东西,这只鸡还是巧姐自己养的,不是你回来都舍不得杀。还有那两只熏兔子,都是逼出来的。现在能吃顿猪肉,那就算是过年了。”
“过两年,咱天天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