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大明:重開一萬次,開局吸功大法 txt-第331章 母女相見熱推

大明:重開一萬次,開局吸功大法
小說推薦大明:重開一萬次,開局吸功大法大明:重开一万次,开局吸功大法
“你是什么人?”
齐景胜也站起身来,看着眼前突然出来的莫夫子,冷声道。
“莫夫子。”
莫夫子将赤红色的宝剑,立于身前,护住朱祐极和柳如烟,回应道。
“锻造莫家?”
齐景胜神情也凝重了些,沉声道:“相传,战国时期由于教义不同,墨家受到始皇帝的追杀,不得已,隐姓埋名,其中有一支,继承了战国的锻造术,号称莫家。”
“你应该就是出自这一脉的人吧?”
听见齐景胜的话,莫夫子眼眸中闪过一丝惊讶,微微颔首,道:“圣门不愧是传承千年的大势力,果然底蕴深厚,这等隐秘都知晓。”
“碰巧知道一些罢了。”齐景胜道。
“你究竟知道什么事情?”柳玉明看着朱祐极,眼神有些复杂,问道。
朱祐极轻笑道:“我还以为柳长老不关心呢?”
“说!”
柳玉明收敛起情绪,道。
“两件事,一,我与巨鲸帮交好,已经帮助现任帮主李天昊,将他的杀父仇人处理掉了。”
百 鍊 霸王
“说起来,你还要感谢我,柳长老。”
朱祐极的态度依旧不紧不慢,缓缓道。
柳玉明微微眯眼,神情略微柔和了些,开口道:“我虽然不知道你知道什么,不过,你杀了李天昊的仇人,我承你一个情。”
“第二件事情是什么?”
“说吧,只要你与无名没有联系,我不会为难你的。”
明夕 小说
“第二件事嘛!”
朱祐极伸出手,牵住柳如烟的手,笑道:“我要给柳长老介绍一下,我未来的娘子,柳如烟。”
“柳如烟?姓柳?”
柳玉明似乎猜到了什么,看向柳如烟的眼神逐渐复杂了起来,细细打量着柳如烟的眼眸和容貌,张了张嘴:“你……你……”
对于柳玉明的事情,齐景胜是知晓一些的,关于当年的红尘练心,他经历过,但男人与女人的不一样,尤其是他是宗师后出去的,所以不受限制。
而柳玉明是未成宗师离开圣门,又因为种种原因,她不得不暂时放下自己的孩子,返回圣门。
这么多年来,柳玉明一直在暗中调查李从南的死因,最关键的原因,就是寻找柳如烟和为李从南报仇。
齐景胜看着与柳玉明有几分相似的柳如烟,眉头微皱,心道:事情越来越麻烦了!
“我叫柳如烟,从小父亲就告诉我,我的母亲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柳如烟看着柳玉明,不带感情的说道。
柳玉明咬着嘴唇,她也不知该怎么说了。
若是换一个环境,柳玉明估计会冲上去,保住自己的女儿,好好安慰一番,带着她,给她最好的生活和条件,好好补偿她。
然而,此时此刻,她是来调查圣女失踪一案的。
而朱祐极明显与无名有所联系。
公是公,私是私!
她实在是很为难!
现在的情况,这位四皇子殿下,很有可能已经是她的女婿了。
“四殿下,我代表圣门,再问你一句,你确定和无名没关系?”
齐景胜似乎是知晓了柳玉明的为难,接过话来,问道。
“自然没有联系。”
幸秘谈
朱祐极矢口否认:“还有,我多说一句,现在丁修是我的人,我不希望圣门动他。我知晓圣门的势力和江湖地位,但我有一句话,要送给两位。”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江湖不是法外之地,照样要受到朝廷的监管,若是圣门越界了,昔日强横一时的昆仑魔教,就是你们的未来。”
听见朱祐极暗含威胁的话,齐景胜脸色一变,道:“殿下,你可知晓丁修是什么人?”
“我不管他以前是什么人,我只知道他现在是我的属臣,吃的是官家饭,动朝廷的人,我看下圣门有没有这个胆子!”
“两位宗师确实很强,但这里是京城,还轮不到两位胡作非为,不然我可以保证,你们走不出京城!”
“供奉殿的诸老,留下两位,还是很轻松的。”
朱祐极一挥衣袖,尽显皇子的霸道和威严。
“好,既然殿下是这个态度,那我知晓了。”
“柳长老,我们走吧。”
齐景胜看向柳玉明,道。
柳玉明深深看了一眼柳如烟,微微颔首,道:“好。”
“吴伯,送客。”朱祐极吩咐道。
“是,殿下。”
吴伯恭敬行礼后,对齐景胜和柳玉明拱手道:“两位,这边请!”
“哼!”
齐景胜轻哼一声,跟着吴伯离开了。
柳玉明怀着心思,也离开了府邸。
朱祐极看着两人的背影,若有所思。
“人走了,我也回去休息了。”莫夫子摆了摆手,有些懒散的说道。
“好,辛苦了。”朱祐极点了点头,道。
“辛苦倒是不至于,只要你尽快给我搭建起锻造之地就行。”莫夫子摇了摇头,走出了大厅。
众人走后,大厅内,只剩下了朱祐极和柳如烟。
东方妖月 小说
“如烟,怎么样?你有什么想法?”朱祐极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将丰韵的柳如烟搂在怀中,摸着下颚,问道。
柳如烟兴致不高,眨了眨眼,摇了摇头,道:“或许,她并不在意我,这么多年了,她从未出现过,我一直都是一个人,都是靠自己。”
“哪怕是父亲在暗中保护我,我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我很清楚那些男人想要做什么,我也很清楚,我不可能一辈子待在画舫里面,琴棋书画可以附庸风雅,但不可以当饭吃,所以,我一直暗中攒钱……”
柳如烟似乎陷入了回忆,口中不断喃喃自语,将她的经历,尽数说了出来。
其中有着不少的辛酸和苦楚,哪怕是怎么坚强的人,也有柔软的地方。
同样的,幸福是偶然的,而平淡和苦楚,才是人生的常态。
柳如烟同样如此。
“如烟,我说过,你是我的女人,有些事情,你若是不愿意做,我不会勉强你。”
“你不必委屈自己,她是你的生母,若是她对你还有一丝愧疚,她会主动来找你的。”
“若是没有的话,我就用我自己的方式来处理了。”
朱祐极摸着柳如烟的柔荑,温柔的说道。
“嗯。”
柳如烟轻嗯了一声,靠在了朱祐极的肩膀上。